顶点小说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异世大少林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准备动手

第二百八十九章 准备动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鼓励了一翻弟弟妹妹,方尘便来到主位坐下,目光扫过厅中一应高层,最终停留在佟迁身上,道:“我不在这段时间可有事情发生,扶余现今情况如何?”他是在场中对县城最了解之人。
  
      佟迁忙开口道:“帮主,一切都十分顺利,扶摇帮产业已接收完毕,符合条件之人都安置到了青义田庄。扶余并无大事发生,各方都十分安份,甚至不少人还盛赞帮主,扫清蛇鼠之害安定地方乃大仁义之举!要说变化,就是孙魏两家陆续派遣了更多高手到来,但都十分安份并未闹出什么乱子。”
  
      方尘点点头,如今整个扶余可以说都是他的地盘,那两家还巴巴等着合作,自然不会轻易得罪自己。
  
      对于其它中小势力,一个稳定有秩的环境才是他们最喜欢的。
  
      这种时代地方势力是很复杂的,黑的白色,士族,帮派,武馆,城狐社鼠各种当地势力规矩一大堆。每到一地都要先了解当地情况和规矩,各方打点稳妥,买卖才能做得安稳,否则难免要吃亏交学费。
  
      严重的甚至人财两空,连小命都要丢掉。
  
      但扶余的城孤社鼠都被一扫而空,干干净净,又制定规则强势镇压,连士族恶吏都不敢闹什么妖蛾子,整个大环境简直好得不可思议。
  
      虽说官府方面仍是免不了要打点,可相比其它郡县,已经是天堂一样的地方。
  
      有了稳定环境,又有海贸之利,整个南山郡的势力自然很乐意到扶余做买卖,甚至连一些货郎,行脚商人都敢一个人挑着担子往来扶余,这也促使扶余商业情况更兴盛了几分。
  
      不过,俗话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接收了扶摇帮产业后,他手下五大行当算是齐活了,再加上青楼赌坊,最让人唾弃的七大恶业都全了。
  
      方尘不免有些好笑,这下自己也算名副其实的黑头子了,但这些行当握在自己手里确实稳妥一些,省得闹出什么妖蛾子。
  
      他又问道:“扶摇帮的财物可清点好了?”
  
      佟迁道:“已清点完毕封存库中,金银钱财合计值银二十余万两,珍玩珠宝合计六万余两,药材药物一批价值约五万两,粮草六千石,兵器一批多为生铁锻造,精铁不过两百余件,精钢更是只有寥寥数十件。”
  
      “这么少?”方尘愕然,目光不觉看向蔡安,抄家的事自然不会让佟迁一个人做,他不会用巨额财物去考验人心,而且相较来说他更信任蔡安。
  
      老管家点头确认道:“家主,确如佟管家所言,并无虚假。”
  
      这怎么可能?方尘愣住了,据他所知玉阳武馆的家当可是也在扶摇帮内,也就说扶摇帮内有着两大势力的财产,可特么加起来居然连铁拳帮一半都不到?
  
      这时牛刚开口道:“家主,属下向归降之人询问过,当初南均离开时带走了好几车财物。”
  
      江湖有江湖规矩,周鹏当初既然不是直接打杀夺位,而是劝降谈判想拿下完整的白水帮,那自然要遵守约定放行。若是私下商谈没有人证就罢了,可在公开场合见证之人从多,自然是不敢乱来,否则不但是他,就是玉阳武馆的名声都会受到很大影响。
  
      “南均纵是带走白水帮部份财物,可玉阳武馆的财物呢?堂堂一个郡城先天武馆,难不成就这点钱财?”方尘皱眉道。
  
      众人闻言也察觉不对,两家都不是小势力,存在最短的也有二十余年,财富积累怎么也不可能只有区区三十万两。
  
      “帮主恕罪!请帮主再给老奴一些时间,老奴必然把暗藏的财物挖出来!”佟迁顿时惶恐的跪在地上道,显然他已经认为扶摇帮还有秘密藏金之处,没能找出全部财物就是他的失职,足足数十万两的损失可不是他担得起的。
  
      方尘淡淡道:“先起来吧,此事稍后再说。”若真有这笔钱总能挖得出来,毕竟周天一窝人还在山上呢。
  
      “是!是!”佟迁慌忙应道,小心爬起来连额头上的冷汗都不敢擦,他向来谨小慎微兢兢业业,此次可是吓得不轻。
  
      方尘忽然又道:“对了,可找到功法武学?”
  
      佟迁忙道:“帮主,只在原白水帮三个堂主家中找到一些,扶摇帮内却是一本都没找到。”
  
      方尘点点头,玉阳武馆的周天应该是随身带着,白水帮的不是被南均带走就是被周天一并带上山了,想着说道:“都交给牛刚封存,待解决周天再一并处理。”其它功法他不在意,可周天的玉阳掌还是有点兴趣的,他也想看看这里的先天武学如何。
  
      “是!”佟迁应下。
  
      方尘转而看向罗猛,道:“扶摇帮余孽清理得如何?”
  
      罗猛瞥了佟迁一眼,笑道:“嘿嘿,帮主,那些老鼠虽然挺会藏,但总归要出来吃食的,只要盯住一些街坊道口就能逮住不少。高价悬赏又抓到不少,现大部份都清理了,除数人早早逃出县城,就只剩十余人不好处理。”
  
      “哦?为何?”方尘眉头一挑,这些底层泼皮混子不可能有什么背景,否则也不会混得这么惨,况且就算有背景,谁又敢为了几个泼皮得罪他方某人?
  
      罗猛无奈道:“帮主,这些人虽无家眷,却仍有叔伯亲人健在,本身都是这一脉唯一或唯二男丁,是以都拼死庇护,属下亦不敢强来。”
  
      这种事也就威海帮了,换了别的江湖帮派谁会在意几个贱民,敢于反抗就狠狠教训一顿。但威海帮虽是江湖帮派,可在扰民欺民这块却是规矩森严,没有帮主点头,哪怕他是方尘手下第一强者,堂主级人物亦不敢轻犯。
  
      当初规矩新立时,一个堂主和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就是例子,至于被扔到田庄刨地的就更多了。
  
      方尘闻言也有些头疼,他知道这种时代讲究香火延续,一大家子就一两个男丁自然宝贝得紧,别说威海帮去抓人,就算官府衙役拿着法令前往,都没那么容易把人带走。
  
      而且这些叔伯亲戚并非至亲之人,对于泼皮混子约束不大,送到田庄没多大用处。然后这些人除了打架斗殴又无一技之长,就算有也未必会安份做事,而年纪亦过了最佳修练时期,没有培养潜力,可谓一无是处浪费粮食。
  
      这也是他当初想要清理掉的原因,留下一点好处没有,反而少了这些人治安还能增涨几个百分点。
  
      可现在这等情况又不好强来,他要养名积望在扶余拥有最大影响力,民心十分重要,断人香火却是极大恶名,必然让他‘仁’名受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