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凤倾天阑 > 第六章 人间刺,刺人间

第六章 人间刺,刺人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天下归元第六章人间刺,刺人间)正文,敬请欣赏!
  
      太史阑并不是自己跳下去的。
  
      在跳下去前一刻,她在寻找砖头,并在试瞄准,打算一枪命中,给邰世竹爆头。
  
      正如她不想看见那张相似的脸媚笑承欢,她也不想看见那张脸泛上死色,这让她浑身不得劲,好像灵魂脱壳,看着自己被杀。
  
      但她正要出手那一刻,忽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劲风,随即身子一倾,从墙头栽了下来。
  
      砰一声,太史阑撞开那半扇窗户,落在了室内。落下之前,她只来得及抓了一把墙灰,擦在了脸上。
  
      室内正在杀人的几个女人,被这突如其来巨响惊得齐齐松开手,一转头看见一个短发人跌进窗来,脸上乌漆抹黑看不出容貌,只一双眸子狭长明锐,看上去熟悉又陌生。
  
      这些大家小姐虽然阴狠,但毕竟夜半杀人也是头一次,早已是惊弓之鸟,此刻突有人神兵天降,以为遇上盗贼,大惊之下也顾不上再杀人,连忙夺门而逃。
  
      逃在最后的是邰世竹,她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眼看地下邰世兰一动不动,不禁嘴角翘起,满意地笑了笑。
  
      她最清楚,邰世兰喉骨已断,回天乏力,谁也救不了她了。
  
      砰一声她撞门而出,冲出的一刻忽然觉得头脑一晕。
  
      一晕之后再醒来时,她已经站在花园中,神情发怔。
  
      刚才鲜明惊心,原以为一生也无法忘记的一幕,此刻忽然有些恍惚模糊,就好像一张写满黑字的白纸,慢慢沉入记忆的湖水,洇染,浸软,沉落,化为连绵勾缠的痕迹。
  
      她想了好久,才将刚才的事情记起,自己觉得很满意,那种心惊也不存在了,慢慢地走回去。
  
      诡异的是,她忘记了最后出现的太史阑……
  
      ==
  
      太史阑留在了室内。
  
      此刻那女子奄奄一息横陈在地,她慢慢走过去。刚蹲下来便眉头一皱。
  
      邰世兰脖子诡异地折着,这种角度……生机已绝。
  
      太史阑拍了拍她的脸,见她一动不动,也不禁叹息一声,一转眼看见墙角里那破碎的三棱刺,心中不禁一动。
  
      邰世兰临死前也要取出这东西,想必很重要吧?
  
      给她陪葬好了。
  
      玉质三棱刺已经成了一堆碎片,要捡拾起来都很困难,但这对于太史阑却不是问题,她的手,慢慢覆盖在三棱刺上。
  
      掌心之下,三棱刺似乎在软化、变形、随即重组……然后重新凝聚。
  
      此刻若有人在场,看见这样原物恢复的奇景,必得惊呼,此刻若太史阑低头看自己掌下,却也说不定要惊讶。
  
      那恢复原状的三棱刺,并没有如原先的性状一样复原,在三棱刺的内部,肉眼可见一道道半凝固的液体在流动,那些液体都是那种半透明的绿色,在这些绿色液体之间,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血丝,那血丝在绿色液体之间穿插游走,将绿色液体分开,那些液体的颜色渐渐发生变化,呈现银白、淡蓝、金色三种色彩,极淡,却清晰分明。
  
      当三棱刺最后成型时,原先的通体半透明淡绿玉质质地已经改变,变成银白、淡蓝、浅金三棱,每道棱依旧是半透明的,其间似流动着半凝固的液体,烛火之下,熠熠生光。
  
      如果说先前那三棱刺像没实际作用的艺术品,现在艺术品依旧,却多了几分诡秘的气息。
  
      太史阑抬起手,一眼看见完全变了模样的三棱刺,也“咦”了一声。
  
      现代那世她经常恢复各种物体,都是原样克隆,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三棱刺拿在手中,触感也是特别的,银白的微冷,淡蓝的微温,金色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奇异感觉,像有种特别的吸力,让人心都跳了起来。
  
      太史阑手指忽按到一点突起,咔地一声,棱身忽然转动,金色棱尖突了出来,这三棱刺的三棱,竟然是可以活动的。
  
      太史阑手微微一晃,金色棱尖不小心戳到了邰世兰的手背。
  
      邰世兰忽然睁开了眼睛!
  
      太史阑半蹲着,抓着三棱刺,一动不动。
  
      诈尸了!
  
      刚才试过她呼吸,明明死了,怎么一眨眼又睁开眼睛?
  
      太史阑二话不说,抓起地上一个烛台,对着邰世兰就敲下去。
  
      诈尸无好事,敲昏再说!
  
      “别……”一声低弱的阻止,太史阑的手乍停,离邰世兰的脑袋距离三公分。
  
      “人?鬼?”太史阑盯着邰世兰,“心事未了要说遗言?免了,我不是救世主。”
  
      邰世兰眼睛翻白,被太史阑的决绝干脆不讲理气得一个倒噎,好半天才顺过气来,断断续续道,“……我活不久了……你不想听秘密么……”
  
      “不想。”太史阑面无表情。
  
      爱听秘密的人,往往最后下落都成了秘密。
  
      她没兴趣。
  
      邰世兰又“呃”了一声,喘了几口气,目光转到太史阑手中三彩斑斓的三棱刺上,眼中忽然一亮,喃喃道,“……原来如此……你……你……”她挣扎着伸出手,“你想不想要我邰家的家传至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