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凤倾天阑 > 第六十七章 动情

第六十七章 动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天下归元)正文,敬请欣赏!
  
      小说:凤倾天阑|作者:天下归元|【报告章节错误】
  
      一瞬的震惊后,守在门口的男人,没有冲上来,而是选择转身就逃,门已经被锁上,他来不及掏钥匙去开,抬腿要踹。
  
      一样东西飞过来,啪地打在他脚尖,打碎了他的脚趾,这人正要惨叫,又一团白乎乎的东西飞过来,狠狠塞住了他的嘴。
  
      太史阑紧接着一脚将他踹翻,榻上容楚看也没看战果,幽怨地抖了抖自己的衣服,“唉,奴家的胸……”
  
      太史阑人间刺出手,麻利地对两个人都戳了戳,头也不抬地道:“欲要大胸,必先自宫。”
  
      ……
  
      太史阑将那男人捆了塞在床下,将那女子拎到门背后,人间刺轻轻一戳,“吐真”。
  
      “你是西局的人?”
  
      “是。”
  
      “西局在西凌行省目前有多少人?你们隶属于谁管辖?”
  
      “不清楚总人数,我们是西局西凌第三司蓝田组的人,一司六十人,一组十人。”
  
      “闻敬是第几司?”
  
      “他是南尧的,和我们不相统属,不知道。”
  
      “西局为什么要杀我们?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
  
      “不知道,上头的命令,绝密级,只说像你们这样的一男一女,若遇见,格杀之。”
  
      “今天的计划是?”
  
      “闻敬要我们帮忙杀了孙逾等人,而我们还想顺便拿了你们。”
  
      “知不知道闻敬的下一步计划?”
  
      “不知道,不过他有向第三司借人,说在蓝田关附近等候,或许下一步打算在那里对你们动手。”
  
      ……
  
      看看再问不出什么,太史阑收了手,坦然将人间刺绑回手臂,她发现这样做很好,最起码打出肘拳时,更有杀伤力。
  
      她使用人间刺时,不再避讳容楚,容楚也不说话,笑吟吟看着那闪烁着三种光芒的武器。
  
      他之前没见过这东西,却隐约知道它的来历,更知道它无可比拟的珍贵,没想到居然落在她手里,向来人间异宝,有缘者得,所以才会沉埋邰家那么多年,最终却被只是过客的她拥有。
  
      容楚唇角翘起,心情很是愉悦——不是因为看见至宝,而是因为太史阑终于不设防的态度。
  
      她是巍巍的山,坚实浑然,宝藏内藏。每一点开启,都需要费尽心思的努力。然而每一点开启,都离那光华灿烂的内蕴,近一点,更近一点。
  
      山在虚无缥缈间,待浮云终过。
  
      ==
  
      取了钥匙开了门和窗,再等了一会儿,那女人自己恢复了过来,人间刺的遗忘效力发挥,那女子愣愣站在门口,使劲想也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背上有钝钝的痛,她想回房解去衣裳看看怎么回事,但现在是不可能的,眼前,完好如常的太史阑和容楚又让她心慌。
  
      房门开着,所有的窗户开着,院子里的人一转头就能看见房里的情况,再下手已经不能。
  
      更何况,“史娘子”正靠着她的肩,娇娇地道:“多谢姐姐关心,亲自送妹妹出来。”
  
      那女子侧侧头,看看“史娘子”珍珠般熠熠的肌肤,线条优美的半边侧脸,眼光向下扫,没发觉什么异常,却又觉得哪里都是异常,心里咚咚地跳着,她咽了口唾沫,觉得连咽喉都是干燥的。
  
      这种情绪,叫做恐惧。
  
      但更恐惧的是,你不知道你为什么恐惧。
  
      就像先前她搭着史娘子的肩,史娘子现在也搭着她的肩,也和她一样,话声软软,扶住她手臂的手指间,却有什么东西硬硬的。
  
      冰凉,薄,像块不化的冰,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瘆人的寒气,她无法想象什么样的武器能造出这样的薄和锋利,但毋庸置疑,能使用这样绝世武器的人,绝非常人。
  
      这次的绝密级命令,招惹上的,到底是谁?
  
      心底一阵一阵地麻和凉,步子却不敢怠慢,她撑出勉强的笑容,被史娘子挟持了出去,当然,看起来是她扶着史娘子。
  
      走到院子中,容楚招呼那些吃喝正欢的少侠们,“孙少侠,各位,施姐姐说她家中今晚还有事要办,咱们就别再叨扰了吧?”
  
      孙逾等人吃了喝了,乐子都玩过了,也觉得该走了,当下纷纷告辞,那“镖局局主”看着一路陪出来的“女儿”,神情惊疑不定,不知道该不该动手。而太史阑容楚,早已不由分说,带着那女人一路出门去。
  
      出得大门,容楚笑道:“多谢相送,姐姐太客气了。”小刀无声无息地离开了那女子腰间要害。
  
      那女子恨恨地看着他,眼神凌厉,容楚玩味地看着她,并没有放开,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下一步,是不是通知闻敬,这对夫妻不是简单角色,让他小心?”
  
      那女子身子一震。
  
      “或者你还可以通知他。”容楚笑得亲切而可恶,“埋伏不要设在蓝田关了,你已经泄密给我们了。”
  
      “啊……”那女子惊得险些失声,霍然瞪大了眼睛。
  
      她什么时候泄密了!这是西局绝不会饶恕的死罪!
  
      “我如果是你,”容楚轻轻道,“就会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闻敬死也好,活也好,知道不知道真相也好,与你何干?”他含笑拍拍那女子的脸,“你放心,只要你闭嘴抽身,我自然也不会让闻敬知道你泄密。”
  
      那女子吸口气,垂下眼睛,容楚轻笑,“多谢姐姐体贴。”伸手款款搭在太史阑肩上,太后一般。
  
      容太后风情万种地走了,还带走了所有原本应该留在这里的人,那“镖局局主”急急地赶上来,想要埋怨什么,却在那女子阴冷的神色逼迫下,闭上了嘴。
  
      女子凝望着容楚和太史阑的背影,脸色阴沉中夹杂着恐惧。
  
      “通知闻敬,计划失败。孙逾等人有防备,让他自己小心。”
  
      ==
  
      所有人安全回到客栈,闻敬在门口接着,笑容满面,态度自然,太史阑瞧着,也觉得这人城府确实够得上水准。
  
      客栈里很快就安静了,容楚干完他的事儿后,痛痛快快拉着太史阑睡觉,一点也不担心闻敬等人卷土重来。
  
      太史阑虽然一万个看他不上眼,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掌控人心,精研心理之术妙到毫巅,硬是在危机之下,利用闻敬的谨慎和孙逾的狂妄,将两方人马玩弄鼓掌之上,他自己舒舒服服睡在夹缝里,没事摸一把,跟玩麻将似的。闻敬等人的段数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
  
      早上起来容楚神清气爽,脸色好得刺眼,太史阑隔窗看见孙逾和闻敬都沉着个脸过去,各自挂着俩大黑眼眶。
  
      容楚的腰今天终于稍稍好了些,能坐了,于是他坐到了梳妆台前。
  
      国公接受新环境新身份的能力很强,几天前阴差阳错被逼做了太史阑老婆时,他还以绝食表示抗议,几天后他倚着妆台,垂着水袖,巧笑倩兮,妩媚回首,娇娇地唤:“夫君——”
  
      “夫君大人”靠着墙,嚼着糖,目光冷淡,面无表情。
  
      古装虐文雌雄颠倒版,毫无违和感。
  
      “夫君,奴家想换一朵绒花,要紫色的。”“史娘子”撒娇熟练。
  
      太史阑听若未闻,下巴一抬,“贤妻,你家老爷我要洗脸。”
  
      “儿子,你爹要洗脸,快去伺候。”
  
      悲催的景泰蓝对四面望望,发现无人可以指使,光屁股扒窗大喊,“小二,我娘要紫色绒花,我爹要洗脸,我没人给穿衣服,速来——”
  
      ……
  
      “史娘子”端的好度量好贤惠,夫君大人不理也不生气,自己胡乱找点粉拍拍,胭脂刷刷,口脂涂涂,涂口脂的时候景泰蓝两眼发亮,连咽唾沫,显然被这久违的美味勾引起了绵长的思念,却被太史阑一个杀伤力并不强却充满警告的眼神给腰斩。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史娘子”化好妆,满意地左看右看,搔首弄姿,太史阑掀起眼皮,冷淡地瞧他一眼——演戏上瘾症候群。
  
      “史娘子”装扮完毕,太史阑大步过去,将披风兜头兜脸给他一裹,扶了他出去,史娘子一路靠在夫君身上,花摇枝摆,颤颤悠悠,逢人就打招呼,半个身子的重量,都依在那并不孔武有力的“夫君”身上。
  
      国公很欢乐,国公心情很好,因为国公忽然反串很幸福。
  
      除了这时候,还有什么机会,那块里面包裹着美味馅心的石头,肯让他上下其手,倚红偎翠呢?
  
      ==
  
      富家子弟孙逾,为了讨好“史娘子”,给史娘子专门雇了一辆车,但因为上次惊马,他自己终于不再死乞白赖地也坐在车上,“一家三口”,得以同车而行,太史阑正好趁这难得的悠闲,给景泰蓝补课。
  
      今天上英文和历史。
  
      “bitchisbitch。”她读。
  
      “bitchisbitch。”景泰蓝奶声奶气跟着念,“麻麻,什么意思?”
  
      “贱人就是矫情。”
  
      正在喝茶的容楚,一口茶水险些喷到景泰蓝脸上。
  
      “什么叫矫情?”今天的课程有难度,景泰蓝眨巴眼睛。
  
      “心里想的不等于嘴上说的,嘴上说的不等于手中做的,杀人越货还要姿态圣母,看见男人走不动腿还要白莲花。具体参考你乔姑姑。”
  
      “哦。”景泰蓝欢喜,“以后我可以这么骂她吗?qiaoyurun,bitchisbitch!”
  
      “错,是yurunqiao,bitchisbitch!”太史阑纠正。
  
      “哦。”景泰蓝手指抵在酒涡上,笑呵呵地道,“麻麻,全是这个英语,乔姑姑听不懂呀,我可不可以这么说:乔姑姑,你个bitch,做得很好,没人比你更bitch了,下次你再这么bitch,我就fuckyou!”
  
      “很好。”太史阑赞,“举一反三,有长进!”
  
      容楚咳得连茶叶沫子都险些吞下去。
  
      “你这是哪国语言?”
  
      “英国。”
  
      “没听过,是南洋诸国之一吗?”
  
      “你没听过的多了。”
  
      “fuckyou什么意思?”
  
      “对对方进行诚挚问候。”
  
      “是滚你妈蛋的意思吧?”
  
      “太客气了。”
  
      “你怎么给孩子教这些村俗之语?”容楚皱眉,“你忘记他的身份?”
  
      “身份是什么?”太史阑若无其事翻开一本书,“听过这么一句名言没有?”她平板板背诵,“我们生来世上,只为了纵情欢笑,痛快发泄,舒畅流泪,放声呐喊。而这世界要做的,是让我们渐渐忘记这些,哭不是哭,笑不成笑。别忘记,在成为权力和现实的奴隶之前,我们首先是人。”
  
      “这是谁的名言?”容楚思考,心想他怎么没看过?
  
      “太史阑。”
  
      容楚笑了。
  
      他舒舒服服向后一靠,眯着眼睛,懒洋洋道:“这里也有句名言,说给你听:强大的皇朝,从来都为男人创造,没有女人跻身之地。并不是男人一定比女人强大,而是在权力面前,他们比女人更清醒,更冷酷,更无情地选择有利于自己的那一方,当女人还在为奴隶们流泪时,他们已经将人们变成奴隶。”
  
      “这是谁的话?”
  
      太史阑等着那句“容楚”的答案,容楚却轻轻笑了。
  
      “一个女人。”他若有深意地瞟了景泰蓝一眼,“这是她的前半段话,后来她用实际行动,将这话的后半段补齐。所以有些事我觉得很有意思——有些人天生就是敌人,我想,你们会碰见的。”
  
      景泰蓝咬着手指头,眼珠子骨碌碌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咕哝道:“我还是喜欢麻麻的话……”
  
      太史阑毫无表情,变戏法似地找出一本书,道:“历史课。”
  
      已经昏昏欲睡的容楚眼睛一睁——她懂南齐历史?
  
      虽然没有问过她的来历,但他隐隐觉得,她不是南齐人,甚至也不是大燕大荒东堂东番以及这世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她的思想和言论,有时尖锐有时宽广,但无论哪种,都超脱于这个时代,是不能为当权者所容的奇妙放纵。一个来自于不可知的他处的人,能怎样诠释不属于她的历史?
  
      书看起来很普通,容楚眼角一瞟,赫然是集市上到处都有的三个铜子一本的《大齐山河》。
  
      一本地理杂记书而已。
  
      太史阑就好像没看见他兴致忽起的眼光,翻开书,停留在第四页上,看样子已经讲了几课。
  
      “马上要到蓝田关,今天就学这个。”太史阑先给景泰蓝普及地理知识,“蓝田关,原先苍东行省南边界,后因为东番掠夺及年年风沙,半个苍东行省化为沙城,天熹十三年重新划分各行省,将蓝田关南移,划入西凌行省,此地扼西北要隘,北接澈城关,西通丝帛之路……”
  
      容楚打个呵欠,撑着颊,翻了个身。
  
      然而他很快又翻了回来,因为那女人的讲课话题忽然换了。
  
      “蓝田历经大小战役数十,最出名的是五年前的甜水井战役,号称兵家史上最为奇诡的一战,当时南齐被围,先锋突围求援,在突围过程中中伏,掉入当地甜水井,被敌军以沙土填井活埋……”
  
      容楚脸色忽然微微一白。
  
      恍惚间那一年的雪,梨花一般白,梨花一般清丽,他一身戎装,望着纷纷扬扬大雪对面,那些若隐若现的盔甲,长剑青铁,闪耀寒光,淡淡道:“今夜必得假突围,牵制住东番左路军,否则长铗峡,元帅大军必受伏击。”
  
      “你假做被围,牵制这路东番军,好让元帅绕道而来,形成包围。”李扶舟在他身侧,静静看雪,“可惜天公不作美,这一场雪,只怕要毁计划三成。”
  
      “所谓名将者,善用天时也。”他淡淡笑,“这一场雪固然对我不利,可对元帅有利,永定湖此时想必已经结冰,自湖面穿过,可节省两个时辰行军,有这两个时辰,大事定矣。”
  
      “终究太过冒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转头,“我意已决。”
  
      “那么,我去吧。”李扶舟伸手接了一枚冰冷的雪花。
  
      “不必。”他想着夜间突围的路线,要经过甜水井,那一处地形奇特,如果敌人有埋伏……。
  
      笑了笑,他道:“挽裳千里迢迢来看你,难得相聚,你可别辜负了佳人心意,人家好歹是圣门小公主,丢下门中一大堆事,跑来这里住帐篷吃干粮给你送衣服,你不多陪陪她怎么行?传出去,武林四大世家都要说你李家没道理。再说军中不允许有女人,让她进营,我可是担了风险的,等父帅一到,挽裳就得离开,不过几个时辰相聚,你还要出营,挽裳知道了,不得怪我?”
  
      “怪你什么?”一把清越的嗓子忽然冒出来,那个精灵一样的清丽女子,笑吟吟背着手,从雪堆后钻出来,奔到李扶舟面前,踮起脚,抬手抚平他皱着的眉头,笑道:“别老皱着眉头,要笑,要温和,这天下哪有那么多的大事儿要你去操心?”
  
      李扶舟有点不自在地拿下她的手,皱眉摇了摇头。却又忍不住一笑,“这么大雪,还乱跑。”
  
      “就许你们男人冒雪视察,不许我们女人出门?”挽裳皱皱鼻子,“刚才你们在说什么?突围吗?扶舟,你去吧。”
  
      “好。”
  
      “他不去。”
  
      他和李扶舟同时发声,再对望一眼,他笑了笑,道:“挽裳,这个任务有危险,扶舟对地形没有我熟悉,还是我去的好。”
  
      “你是此地主将,不可轻易蹈险。”
  
      “无妨,我不会有事。”
  
      ……
  
      他们再次争执,没发现不知何时,挽裳已经悄悄走了,当晚原本他要出战,却因为对方异动而临时暂停,和李扶舟重新研究制定作战方案,可是当他们出帐时,却发现挽裳、李扶舟的盔甲面具,以及属于他麾下的三百勇士,都已经不见了。
  
      等到消息再来时,便已经是噩耗。
  
      ……
  
      太史阑的声音,冷冷静静地传来,“……当夜有人单骑闯敌营……”
  
      哦是了,是扶舟。
  
      噩耗传来时,他惊到浑身发冷,只一怔间,李扶舟已经狂奔而出,消失在风雪中。
  
      等他追到时,便看见甜水井附近零落的马蹄,一地的尸首,鲜血遍洒在皑皑白雪上,一截白、一截灰、一截艳红,似从单纯洁白开始,随即纷繁复杂,最后凄艳结局的人生。
  
      三百勇士多半肢体不全,面容扭曲,可见经历了一场怎样残酷的厮杀。
  
      有十几人,头靠头拱在一起,维持着四面八方向中间爬拢的姿势,至死都向着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是甜水井中间地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