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凤倾天阑 > 第十三章 纯情帅哥

第十三章 纯情帅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天下归元)正文,敬请欣赏!
  
      他忽然指向前方黑暗,太史阑闻声看去,却看不出什么究竟,只觉得隐约似乎有些幢幢黑影,在那处墙头晃动,却也不能确定是否真的是人影。
  
      “那里有人。”司空昱道,“在墙头,监视着昭阳府。”
  
      太史阑心想这也正常,墙被拆了,在补好之前,乔雨润怎么能放心?必然要看守着这边的。
  
      好在刚才司空昱拎她上树动作很快,树荫又浓密,没被发觉。不得不说司空昱武功极好,尤其轻功,太史阑感觉不在容楚和李扶舟之下。
  
      能带领东堂参赛者远赴有敌意的异国,怎么能是弱手?
  
      “还有那边。”司空昱的目光投射到更远的地方,“后门,有人在集结,似乎要出去,一大队一大队的西局探子,都换了袍子,袍子下都有武器……”
  
      他此时心神微分,已经忘记遮掩自己微视的能力,太史阑也不拆穿,因为这个消息太重要,“西局探子在后门集结?还换了衣服?这深更半夜的要干什么去?”
  
      “那个姓乔的女人出来了。”司空昱眯着眼睛,“咦,先前和她说话的那个高手到哪去了?还留在屋子里吗?嗯……她往后门方向去了……她到了……她似乎在对着西局探子们训话……手指着……指着西南方向。”
  
      太史阑皱眉听着,心中想着西局后门位置,西局后门那里往西南方,有哪些重要建筑或要地,是大牢吗?
  
      ……
  
      她忽然脑中电光一闪,霍然站起,随即将手向司空昱一伸。
  
      “带我下去,不要惊动任何人!”
  
      司空昱正在专心查看那头景象,不妨太史阑的手,忽然直接抓住了他的手。
  
      他惊得一怔,下意识想甩开——这么多年,他没让任何女子,触碰过自己。
  
      他还想拒绝——这么多年,没有人可以这样命令他。
  
      然而他最终没拒绝也没甩开手,甚至没有问,手指一紧,已经攥着太史阑,风一般飘起,越过树梢,回到了院子里。
  
      太史阑一落地立即松开了他的手。
  
      司空昱却立在原地,有点怔怔的。
  
      刚才牵手,不过短短一霎,从树的梢头,到月光尽处。
  
      他却忽然感觉震撼。
  
      这冷峻的女子,手掌竟然如此细腻柔软。
  
      刚才那一霎,他几乎以为自己握着了软玉飞云,一团在手里,从指尖到心底都熨贴。
  
      这感觉因为极为短暂,对比强烈,而分外牵念绵长,难以忘怀。
  
      太史阑已经往屋子里走,一边走一边吩咐苏亚,“召集所有护卫,立即回府。另外,让典史尽量抽出今晚在昭阳府值夜的兵丁,稍后也赶往我的住处。”
  
      想了想又道:“令推官出公文,盖上代府尹令,去城西调府兵。”
  
      苏亚微微犹豫,城内有上府兵驻扎,但是上府兵不是一个同知可以调动的,代府尹也不行,只有总督有权,还得限定在一定数量内。
  
      “就说有盗匪夜闯太史同知府邸,要灭人满门。”
  
      苏亚抿抿唇,“是。”
  
      司空昱听着倒一惊——这女人胆子太大了,这话也能随便乱说?这样是可以调出兵来,但万一不是这情况,她必有大罪。
  
      还有这个女护卫也是,这么大的事,连一句质疑都没有,也这么平平淡淡应了。
  
      他在一边听得百思不得其解,这边两个女人若无其事。
  
      “府兵你让他们去调,到时候以烟花为号。”
  
      “是。”苏亚应了,看着太史阑平静却严肃的眼神,忍不住要问,“我们府里……”
  
      太史阑指了指隔壁,“西局有异动,往西南方向去,西南方向没大狱也没重要衙门,只有我的屋子,不过我目前只是猜测他们要夜闯我的府邸,所以我的人先回去。后头的准备,在没有证据之前都不能闹大,一切以信号指挥。”
  
      “是。”
  
      雷元把马已经备好,太史阑上马便走,她伤势还没完全好,但此刻也等不得了。
  
      如果事情真如她猜想的那样,那么现在就必须抓紧时间。
  
      她一上马,苏亚就要跳上去帮她控缰,人影一闪,司空昱已经抢先坐到了太史阑背后。
  
      他俯下脸,对苏亚一笑,“我来吧。”
  
      浓淡星光下,他那双揉了万千星光霞色的眸子,炫目非凡,而这冷傲难缠的人,笑起来,却有种少年般的娇憨天真。
  
      这般奇特的气质,如此吸引,连苏亚都怔了怔。
  
      一怔之间,太史阑已经一踹马腹狂奔而去,她才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废话的,不就是后面坐个人么,男的女的,重要吗?
  
      她的新屋子离昭阳府不远,太史阑却没从大街走,绕近路从小巷中行,还没到,远远就看见无数穿着夜行衣的身影,嗖嗖地射入她的院子。
  
      太史阑买的院子分三进,她和景泰蓝、苏亚,以及赵十三等护卫住在第三进,这些人进入的却是第二进院子。
  
      第二进院子住的是新招的护卫和通城盐商灭门案里的唯一活口陈暮。
  
      太史阑抬手就射出了准备好的烟花。
  
      烟花砰然向前直射,将夜空照亮,几乎立即,第三进院子便射出人影,赵十三手下已经被惊动。
  
      刀剑声响起,双方迅速开始交战,太史阑舒一口气——还好,还算来得及。
  
      司空昱忽然道:“不对!”
  
      他手指指向第三进院子,急促地道:“似乎还有更多人,往第三进院子里去!”
  
      太史阑一惊——她原来认为,西局趁她还在昭阳府的时候出动,是想抢夺住在她府里的通城案的证人,除了陈暮,她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吸引西局前来掳掠。之前她就一直怀疑,通城官府和龙莽岭盗匪勾结,北严府也参与其中,而西局,和前头的这一系列贪腐案件,一定脱不了关系,否则当初她和容楚被水卷到下游,一路逃回的时候,西局也不会那么大动干戈,派闻敬等人来暗杀。
  
      然而现在西局探子往第三进院子里去,那里不就只剩下景泰蓝?赵十三的手下已经被她通知出来往第二进院子去了,这难道是调虎离山之计?
  
      难道西局已经知道景泰蓝的身份……
  
      这个念头闪电一般劈过眼前,随即她毫不犹豫地抓住司空昱的臂膀,“快带我过去!”
  
      ==
  
      夜色里,一辆马车停在太史阑宅子的后门不远处,黑色的马车沉在黑暗里,不仔细看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乔雨润静静坐在马车的黑暗里,正面对着太史阑家的后门。
  
      她在思考。
  
      她知道今晚太史阑肯定回去得迟,从太史阑平常行事作风来看,必然是个喜欢把事情迅速解决的人,昭阳府多日没有府尹,事务积压,太史阑要处理,回来得肯定不会早。
  
      而且今日太史阑占尽上风,拆了墙送了匾,两家衙门现在还互相敞开着,肯定想不到她会在今晚就动手。
  
      她今晚有两个目标。
  
      第一,是陈暮。
  
      这个重要证人,早该死去,当初通城知县要杀他,连带对二五营学生下手,结果没杀成,还陪送了当地知县性命,之后在北严要杀他,结果太史阑严看死守,随即北严水患、城破,一系列事件措手不及,也就将这事搁置下来,如今太史阑接任昭阳府,一定会将这个案子翻起来,这人再不杀,难免要引起祸患。
  
      苦主一死,无法首告,此案就是死案,永远也无法掀起。
  
      第二件事,是找陛下。
  
      乍一听到皇太后交代的这一任务时,她吓了一跳——皇帝不是好好在宫中吗?
  
      等到明白缘由,她心中震惊更甚——陛下早已出宫,去向不明!
  
      太后说起这事,神色有怒有惊,也是满脸的不肯置信。
  
      太后告诉她,陛下失踪已经有阵子了,就是当初换奶娘之后的某一夜,奶娘竟然买通侍卫,带陛下逃出宫廷。
  
      天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能逃出重重关卡的皇宫的,如果不是皇帝年纪太小,太后和她都怀疑,是不是皇帝的指使。
  
      在皇帝失踪的初期,太后自然派人寻找,找到奶娘的家,却发现那里被烧了一把大火,火里有小小的尸体,缩成一团,不辨年纪,只知道是孩童。
  
      前来查探的人当即询问邻居,邻居说火是半夜放起来的,放火前隐约听见水娘子的声音,又哭又笑,说什么要拿别人的孩儿祭她的孩儿,水娘子的孩子,在她进宫的那一日死了。
  
      太后接报十分震惊,难道水娘疯了,将皇帝杀了来泄恨?太后当即令杀掉周围所有邻居,彻底封口此事,并命西局再查探水娘下落。
  
      之后找到水娘,她果然疯了,身边也没有皇帝,问她皇帝是否还活着,她也答得疯疯癫癫,一会儿说烧了,一会儿说扔了,一会儿说他自己跑了,不知真假。
  
      之后水娘被劫走,失踪,此后再无人知道她的下落,皇帝的下落,也就成了悬案。
  
      太后和她,在初期,当真以为皇帝是被水娘给烧死了,两人彻夜密谈,最后决定,“瞒!”
  
      死死瞒住陛下驾崩真相,甚至瞒住陛下不在宫中的事实,瞒天过海,瞒住所有人!
  
      敢这么做,是因为太后肚子里还有一个。
  
      太医把过脉,是个男胎,等这个降生,陛下活着与否已经不重要,到时候再宣布陛下暴毙,以免过早被群臣得知,引发朝政动荡。
  
      她们这么想定了,也就心安理得,等孩子降生,没有过多操心皇帝的事情,只需要花点心思瞒住这个消息就好。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太后和她,都开始觉得——也许,也许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呢?
  
      也许陛下根本没死呢?
  
      那他应该在哪里?
  
      以他的身份,一旦被人得知,不知要引出多少事端!
  
      想来想去总是不安,当即太后就把这任务交给了她,她一时也无处下手——水娘失踪,线索掐断,到哪里去找一个两三岁的孩子?
  
      这事儿毫无头绪地乱了一阵子,直到有一天夜里,她忽然一梦而醒,冷汗涔涔。
  
      她梦见了太史阑和她的儿子,还有李扶舟。
  
      她梦见那小子骑在李扶舟肩膀上,手指指着她,满脸睥睨的神气。
  
      脸虽然陌生,但那眼神……恍然熟悉。
  
      她一梦而醒,一开始觉得荒唐,怎么连个孩子都怕,渐渐想着,忽然想起一件事。
  
      抓到水娘,是在东昌城附近,她失踪,还是在那里,虽然后来在东昌寻找,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孩子,但是,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太史阑是在东昌,带着孩子报名二五营的。
  
      这个地点,太巧合了。
  
      还有,那个赵十三,一直护在太史阑身边,她原先只是认为,那是容楚看上了太史阑,拨自己的亲信属下来保护她,但回头再想,难道保护的不仅仅是太史阑?
  
      有没有一种可能……
  
      她没敢把这个猜测直接报给太后,毕竟事关重大。
  
      她今夜,就是要来验证一番!
  
      ……
  
      头顶风声呼呼,人影不断窜过。
  
      乔雨润已经准备了好几天,将整个西凌行省的西局好手都调了过来,今夜,她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烟花炸起时乔雨润也一惊。
  
      太史阑来得好快!
  
      不过随即她就笑了。
  
      正好,容楚手下护卫被调走前去救援陈暮,第三进院子空虚,此时不进,更待何时?
  
      她有力地一挥手,人影如风掠进院墙,片刻,呼喝打斗之声响起。
  
      ==
  
      乔雨润派人进入第三进院子时,司空昱正牵着太史阑在墙头狂奔。
  
      他轻功太好,将苏亚和其余护卫都闪下一大截,太史阑只觉得四面风呼呼过,所有景物都连绵成一条彩色的线,眼前光影晃动,风将呼吸扑住。
  
      在她觉得窒息时,忽觉一股暖流自胸臆入,周身舒畅,想必司空昱在疾驰中,还不怕浪费地给她渡了真气,她瞧了他一眼,他目不斜视,面沉如水。
  
      真是个别扭的男人。
  
      “赵十三!”借这阵子胸臆舒畅,她在墙头狂奔大喊,“别管前面的事,做好你的事!”
  
      她话音刚落,“砰”一声响,第三进院子里,她和景泰蓝的屋子发出巨响,轰隆一声,似乎是窗户倒了半边。
  
      “快!”她猛力推司空昱。
  
      “南齐的女人!”司空昱愤怒地低骂一声,忽然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将她甩在自己背上,随即急速向下掠去。
  
      太史阑此刻完全没有任何别的心思,呆在他背上还嫌他跑得不够快,恨不得拿鞭子抽,“快!快!”
  
      司空昱瞬间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匹快要跑死的马……
  
      这女人还有没有羞涩之心和良心?
  
      然而他忽然又有点异样感觉——太史阑处于紧张之中,下意识身子前倾,似乎这样能让司空昱快点,也因此,她的上身整个压在司空昱的背上。
  
      纯情初哥司空昱立即感受到了女体的弹性和温软,那两簇微微的起伏,是跳跃的火花,或者是拥挤的海波,一簇簇灼在他的肌肤和神经上,一涌在他的意识和感知里,肌肉因此绷得很紧,意识却极其清晰,清晰到即使在这样的紧张奔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处境里,他依旧能感觉到某些柔软、韧性、跳跃和飞翔,活泼在背上、心上、全部的意识里。
  
      像一只轻软的鸽子,飞在了蓝天的眸子里。
  
      他忽然微微出了汗,光影绮丽的眸子,更深邃几分,是颠倒迷乱的罂粟海。
  
      ……
  
      两人快要接近第三进院子时,忽然又是“啪”一声巨响,太史阑的心刚刚提起,便见几条人影,从那间屋子后倒射出去,半空中洒开鲜血如线,随即一声狂笑,赵十三从窗子里窜出来,抱着景泰蓝,面目狰狞地道:“呸!老子两次失手没保护好景泰蓝,你以为还会有第三次!”
  
      太史阑舒出一口长气——迂货赵十三,这回总算没出漏子。
  
      她从司空昱背上跳下来,拍拍他的背,道:“谢了。”
  
      司空昱给她拍得险些一个踉跄,忽然想起,这女人下马时,似乎也是这样拍拍马背的……
  
      第二进院子里人影频闪,苏亚背着一个人窜了过来,她身后跟着雷元于定等人,一路护着她和第三进的护卫们汇合,她背上的人神情惊慌脸色苍白,正是陈暮。
  
      太史阑看苏亚等人把陈暮也抢了出来,微微放了心,此时西局的人也从第二进院子里追了出来,双方人影闪动,各自对峙。
  
      太史阑这边三四十人,对方足有一百多人,双方都脸色阴冷沉默。
  
      太史阑看看景泰蓝无恙,正在赵十三怀里迷迷糊糊揉眼睛,他将脸贴在赵十三怀里,屁股对着探子们,并且一声不出。
  
      景泰蓝自从跟着太史阑出来,一直都戴着面具,也戴惯了,现在的脸依旧是玉雪可的小孩子,当然和乔雨润认识的那个不一样。
  
      太史阑打量四周,探子人数是比己方人数多,但问题是,她还抽调了昭阳府的兵丁,甚至以即将被灭满门为由去调上府兵,到时候人来齐,谁怕谁?
  
      当然,对面的人看起来不是西局探子,都蒙着面,穿得很草莽,拿的也是最常见的武器,看起来就像她编出来的“流寇盗匪”,但闪烁眼神,阴柔气质,和行动间透出的隐隐的尿骚味儿,看在太史阑眼里,就像一个个脑门上写满了“我是西局探子”的大字。
  
      太史阑招招手,示意赵十三抱着景泰蓝,进入人群最中央。这才微抬下巴,盯住了对面一群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