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凤倾天阑 > 第六十六章 斩爱

第六十六章 斩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殿内殿外忽然一阵沉默。
  
      圣门门主这个要求已经喊了很久,但自上山之后,四大世家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处,没想到他此心不死,竟然将风挽裳灵位带在身上。
  
      此刻百姓被驱赶在山道中段,虽然上方和下方都有李家人,但偏偏都隔着距离,救人的速度万万比不上圣门和万象宗子弟杀人的速度。
  
      而如果令这些受李家世代庇佑的百姓死在这里,李家的江湖声誉也将一落千丈。
  
      偏偏山道一览无余,想要隐蔽潜伏出手都不可能。
  
      彭南奕急得心中暗骂,骂圣门和万象宗埋伏得太深,居然找了内应,从后山小道直接穿出,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又骂这些百姓又太顽固不化不肯离开。李家虽然有神功可以远距离控制敌手,但是此刻一部分李家人要维持大阵,一部分要对峙四大世家,一部分要看守全山,人手已经不足。
  
      “不肯是么?男儿膝下有黄金?”万微冷笑,忽然回剑一刺。
  
      一个百姓惨叫倒地。
  
      山上人人色变。
  
      “你沉默,我就杀人,这里足有一百多人,够我慢慢杀的。”万微森然道。
  
      李家人怒目而视,这一刻的沉默似有杀气,巍巍向万微逼来。万微却不为所动,眉宇间杀气浓烈。
  
      她等了一会,冷笑,一言不发,回手又是一剑!
  
      又一个少女血溅三尺,头颅被砍掉,骨碌碌滚下山道,逶迤一路血线,百姓的惊叫哭喊炸锅般响起。
  
      “救命!救命!”
  
      “救命!我们世代托庇武帝世家,你们不能不管我们!”
  
      “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家主!家主!你们不能不管我们!”
  
      ……
  
      广场上李家人脸色如铁,李家老家主衣袖无风自动,眼前局面如此难为,进或退,都是死局!
  
      唯一脸色没变的是李扶舟。
  
      他立于殿中,锦绣蓝袍如湖水蓝天,长长逶迤在地,发冠上宝石光芒幽幽,他眼光也沉凝幽幽,是万丈不见底的深渊。
  
      这时刻,所有人满心焦躁的时刻,他只看着那灵位。
  
      “风挽裳之位”。
  
      简简单单五个字,一个曾经以为永生不忘的名字。
  
      她的名字曾经很深地藏在他心深处,被柔软的血肉和尘封的心情,层层包裹,他如此珍惜爱护,永生不愿开启,也不愿为他人开启。
  
      他曾如此珍视和她相关的一切,一叶一花,一只曾经被她抚摸的小兽。
  
      她去后,他只建了她的衣冠冢,未能参加她的丧礼,未能在她灵前上一炷香,他前往圣门请求拜祭,被圣门拒之门外,当日云天之外,圣门门前,他仰头闭目,静静嗅着高天之下的风,想着那些年,这也是她呼吸过的空气,忍不住要惘然微笑。
  
      然后落泪。
  
      圣门不允许他供奉她的灵位,他便没有供奉,他不想令她为难。那些年他最大的渴望,就是在某一年她的祭日,能够得到圣门的接纳,在圣宫她的灵位之前,静静上一炷香,和她说些藏在心底,永不更改的话。
  
      可是他没想到,真有一日他站在她灵位之前,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境之下。
  
      命运弄人,总爱将所有朝思暮想的愿望,最终扭曲了送到面前。等到终于碰触到曾经的想望,却发现人已经不是那个人,心情也不再是那心情。
  
      外头的惨号声凛冽,他却对着风挽裳的灵位淡淡微笑。
  
      李家的人脸色已经变了,李家老家主恨恨一拂袖,叹气,“冤孽!冤孽!”
  
      一直站在离大殿最近的地方的韦雅,忽然捂住嘴,泪眼婆娑。
  
      太史阑坐在一边,她动弹不得,被圣门门主的血线捆住,正好面对着李扶舟,将他神情看得清楚。
  
      别人看见他的出神、惘然、怀念和惆怅。她却看出了一些更多的东西。
  
      那样的淡淡的笑里,似乎还有寂寥、无奈、和……告别的意味。
  
      她心中忽然一紧。
  
      随即众人惊呼。
  
      李扶舟,掀起袍角,对着风挽裳袍角,慢慢跪了下去。
  
      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顿时哗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李家老家主霍然奔前,又生生止住,跌足长叹。
  
      韦雅泪如泉涌,双手捂住了脸。
  
      李家人面色死灰。
  
      新任武帝今日在乾坤殿上,当众对圣门小公主灵位这么一跪,武帝世家,将永远无法在圣门之前抬起头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武帝膝下何止黄金?
  
      有这百年家族的荣光,有这高贵血脉的延续,有这武林第一的地位,有这无上威权的想望。
  
      这一跪,灰飞烟灭。
  
      “咚。”
  
      李扶舟膝盖落地重重一声,众人捂住心口,只觉得这一跪也跪痛了心。刹那间像看见万丈高楼塌,滔滔逝水流,追不及留不住的人间哀愁。
  
      想起传闻里那少年情深如许,想起传闻里那红颜一朝凋零,想起传闻里他伤心欲绝,如今都在这一跪里震撼天地。
  
      整座山头,都似被这一声震动,之后沉默至亘古。
  
      表情没变的只有那个当众屈尊跪下的人。
  
      他似乎不觉屈辱,也没想过之后诸多严重后果,只是抬头,看着风挽裳的灵位。微微一笑。
  
      “挽裳,我欠你这一拜。”他轻轻道,“男人,该做的事一定要做到。这一拜,你受得起。”
  
      他双手扶额,长身一拜。
  
      众人都闭目,不忍看。不敢想。
  
      圣门门主仰天狂笑。
  
      “再一拜。”李扶舟还在微笑,笑容却不是惯常的温和,带着淡淡的萧瑟和决然,“这一拜,是我李扶舟和你就此告别,并为接下来要做的事,求你宽恕。”
  
      他又拜了下去。
  
      众人没听见他低声的祷告,都愕然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不知羞耻,居然还要一拜再拜,李家人眼底都闪出屈辱和愤怒的怒火。
  
      太史阑心忽然一跳。
  
      李扶舟已经直起身来,这一刻他肤色极白而唇色极红,淡淡云雾里唇角笑意艳美至妖异,看得人心都砰砰跳起来。
  
      他带着这样疲倦决然又妖异的古怪笑意,忽然衣袖一拂。
  
      “去吧!”
  
      “啪!”
  
      一声裂响,似炸在所有人心上!
  
      圣门门主手上的灵位,忽然炸开,木屑四溅,灵位横飞!
  
      李扶舟两拜之后,竟然出手毁了风挽裳的灵位!
  
      众人惊到忘记惊呼和动作。李扶舟动作却行云流水,一个旋身站起,锦绣蓝袍在殿中云雾中一展,一根玉白的手指从宽袖中伸出,对着那些四散飞开的碎片一捺。
  
      “咻。”一道碎片激射了出去,没入云雾中不见。
  
      他始终在淡淡微笑,那种疲倦又萧索,决然又杀气的微笑,哪怕做了眼前这件别人无法想象的事。
  
      曾经优柔寡断,错失一生美好。从此他知道,当断则断,无所畏惧。
  
      且以此决然之裂,作这旧日终结。人生里不会再有那个她,只有云雾尽头,另一个她。
  
      只是……终究太迟。
  
      太史阑怔然望着他,忽觉眼前人无比陌生。
  
      风挽裳在他心头曾如何重要,她太清楚,以至于此刻最不肯相信眼前一切的反而是她。
  
      圣门门主也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被毁的是他爱女的灵位,他震惊之中更心痛欲绝,怒极大呼,“李扶舟!你这无情无义的独夫,我要和你拼了——”
  
      忽然一条人影飞快地蹦起来,对着他腰部狠狠一撞!
  
      激愤之中的圣门门主猝不及防,顿时被撞了出去,他也算是个狠角色,人被撞出,半空还手指一弹,一道血线飞出,射中了那个撞他的人。
  
      “砰”一声,他撞在大殿墙壁上,脑袋撞上去重重一声。
  
      砰一声,撞人的人也滚倒在地,嘴唇一张一合,似乎是在骂人。李扶舟也叹了口气。
  
      撞人的是太史阑。
  
      李扶舟击碎灵位之后,驱使飞出的木头碎片,割裂了捆住太史阑的血线,她立即把握机会,撞倒了圣门门主。随即她便要滚向李扶舟那了,谁知道圣门门主也是个执拗的,居然再次用血线缠住了她。
  
      他手里一直紧紧抓着网住太史阑的血线,那是他的独门武器,其实是一种毒物吐出的丝,经过独门药物淬炼而成。可以分散也可以瞬间凝结成网。他先前试图以此线破李扶舟总控全局的云线,但是没有成功。
  
      此刻他紧紧抓着线头,把太史阑也拽到了墙边。
  
      李扶舟已经风一般卷了过来。
  
      圣门门主却没有撞晕,眼神直了一直,随即一跃而起,一把抓住太史阑,看了又看,忽然大喜道:“女儿,你可算醒来了!”
  
      太史阑,“……”
  
      李扶舟飞到一半,听见这一句,气一泄,栽下来了。
  
      外头一直盯着这边看的韦雅等人,眼神也一直。
  
      这是怎么回事?
  
      李扶舟皱了皱眉,他隐约猜到,圣门门主先被人间刺刺中,但是依靠深厚的内力先压制了下去,随即受到爱女灵位被毁的刺激,再撞上墙壁伤了脑部,他撞墙之前满脑子想必都是女儿,此刻神智一昏,竟然把太史阑当风挽裳了。
  
      这变化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最起码看起来不坏,因为如果他还正常,只怕此刻盛怒之下,立刻就会毫不犹豫对太史阑下杀手,那么他也救不及。
  
      李扶舟想了想,给太史阑打眼色,示意她先和风门主周旋,不要刺激他。
  
      太史阑接收到他的眼神,她不知道圣门门主在说什么,但看对方眼神,充满欢喜和庆幸,感觉是件好事儿,她此时只想拖延时间好换取生机,毫不犹豫,点点头。
  
      她脑袋这一点,众人又一呆。
  
      太史阑点头不奇怪,可是太史阑点头点得这么自然,连惊讶表情都没,就有点不对劲了。
  
      “女儿,你重伤这么久,一直在养伤,如今却在此刻醒来,可是知道现在也到了要紧关头。好,好,你醒来就好。”圣门门主满脸喜悦。
  
      人间刺“回魂”反作用就是疯癫和力气暴涨。他又受了刺激,最后又撞了那么一下,最后那点清明也散去,终于疯了。
  
      疯也疯得很有个性,并不是颠倒,而是出现时空错乱。
  
      他现在记得的是五年前的情形,风挽裳死讯刚刚传来时,圣门长老们知道门主爱女心重,不敢告诉他真相,只说风挽裳受了重伤,不能移动,在外地休养,圣门门主当时也便信了,直到将近一年后,他屡次说要去看女儿被劝阻开始生疑,长老们才告诉他真相。风门主受此打击,当时真的差点疯了。他因此偏执地认为是容楚和李扶舟故意隐瞒女儿死亡真相,女儿的死亡另有猫腻,长时间的仇恨积压下来,才有了之后的爆发。
  
      疯了的人,一般会表现出内心最大的渴望。他最大的渴望就是女儿复生,光大门户,成为武帝世家的夫人,掌握武帝世家多年来长盛不衰的秘密,帮助圣门更上一层楼,代替武帝世家成为江湖霸主。
  
      此刻太史阑便成了他的女儿,还是重伤后终于复原的女儿,此刻风门主的狂喜,无法形容。
  
      “女儿!”他紧紧扣着太史阑的手,欢天喜地地道,“你醒了,醒的好!你知道吗,李扶舟这个混账,这几年移情别恋了,恋上了一个叫太史阑的丑女人,还说要立她为家主夫人。这怎么可以!你为李扶舟险些丢了性命,她太史阑做过什么?爹爹会替你请武林同道做主,看谁能夺了你这个家主夫人之位!现在我们父女先合力,杀了太史阑那个又丑又恶的女人!”
  
      太史阑迎着老头殷切眼神,大力点头,配合地眼光狞恶,露杀气腾腾模样。
  
      李扶舟开始咳嗽。
  
      殿外一些人开始扶额。
  
      花寻欢直着眼睛喃喃道:“这是怎么了……太史阑这模样,可不就是她说那个小和尚——呆萌呆萌的……”
  
      有人叹气,“完蛋了……”
  
      殿内圣门门主开始四处寻找,“太史阑!太史阑!你这贱人,给我出来!”
  
      太史阑点头,也左顾右盼,伸手对虚空处点点戳戳——反正现在配合老家伙就对了。
  
      众人目瞪口呆。
  
      两个人。一个抓着太史阑找太史阑。一个点头附和骂自己。
  
      这是怎么了?乾坤阵这么神奇?这两个人一个武功高,一个行事狠,也着道了?
  
      “贱人!你不知羞耻,夺人所爱,现在又乌龟一样藏着,你有脸成为武帝世家的夫人!还不快出来受死!”
  
      太史阑在他身边恶狠狠拍地面,示意——贱人快出来受死!
  
      ……
  
      李扶舟苦笑看着,虽然两人都不对劲,但问题是风门主一直掌握着太史阑的脉门,他不敢轻举妄动。
  
      圣门门主心情极好地回头,对十分配合的太史阑十分满意,太史阑看他表情和煦,急忙指指自己的手腕,示意自己被握痛了,想要让他放开自己。
  
      谁知圣门门主却会错了意,惊道:“女儿你又不舒服了?”手掌一紧,竟然细细给她把起脉来,随即大惊道:“女儿你竟伤得如此之重!怎么体内内力所剩无几?还有你的骨骼经脉怎么这么奇怪……”随即须发怒张,狠狠道,“我就知道当初李扶舟和容楚骗了我!挽裳根本不会作战,怎么可能带兵作战重伤于甜水井?一定是他们贪图你身上的我圣门的神丹秘笈,暗中对你下了手!不然怎么造成你这样的沉重的伤,险些终身不能练武!”他急急问太史阑,“女儿,告诉我,是不是容楚和李扶舟害你的?是不是?”
  
      太史阑瞧着老头紧张兮兮样子,大力点点头。
  
      李扶舟咳嗽更厉害,殿外有人拍脑门,“天哪……”
  
      “不过你虽然伤重,但我圣门包罗万象,没什么不可以解决的。”圣门门主忽然展颜一笑,“先给你恢复伤势,固本培元吧。”手一抬,拿出两颗火红的药丸。
  
      “不可——”李扶舟大惊失色,疾呼。
  
      可惜他还是迟了一步,爱女心切的风门主,一抬手就将药丸塞到了太史阑嘴里,然后才放开手腕。
  
      太史阑此刻终于自由,却跑不掉了。
  
      药丸入口那一瞬间,她觉得好像两枚炸弹忽然在体内炸开。
  
      体内先是一冷,随即一热,随即又是一冷,再然后便是一阵阵的剧痛,自内腑向四肢迸射,内腑里宛如有无数小刀在挖,似乎要将她的血肉挖尽,四肢却像在大战,那股气息撞上她经过淬炼的骨骼,两边似乎都不愿意退却,她甚至能感觉到两股力道在她的各处骨关节处角力,以至于关节处齐齐发出细微的格格声响,她担心在下一刻,她全身骨头会随时散架,像一个被砸开的骷髅。
  
      圣门门主此刻还当眼前是风挽裳,门中年轻一代第一人的风挽裳,就算受了重伤暂时内力全无,但从小修炼的底子仍在,所以圣门门主这两颗药,如果遇上的真是风挽裳,确实有极大效用,可惜风挽裳早已尸骨化灰,现在承受的是倒霉的太史阑。
  
      太史阑可以说不幸也可以说幸运,她之前经过了骨骼的淬炼,手臂和双腿骨骼坚实超过常人,但她的内腑却比别人虚弱,以至于药丸的力量,被手臂和腿反弹之后才进入内腑,一部分力道被抵消,对内腑的伤害也就不太大。但因此她内力上获得的帮助就没能达到效果。如果她运气好能够全部吸收,也许今天就能狗血地造就一个中等高手了。但更多的可能是,她承受不住,狗血地撑体而亡。
  
      两种都没发生。
  
      她脸色忽红忽白,忽然身子向后一仰,晕过去了。
  
      人在受到伤害时,会自动晕厥进行自我保护。
  
      圣门门主见她一晕,也惊住了,失声道:“女儿你怎么了?难道我药丸给错了么?”赶紧又摸摸她脉搏,登时直了眼睛,“你的身体……你的身体怎么会这样……你的内力呢?怎么没有被引流而出?”
  
      太史阑此时若清醒,大抵要咆哮一句——老子没内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