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凤倾天阑 > 第二十二章 天下第一定情信物

第二十二章 天下第一定情信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凤倾天阑》最新章节...
  
      “榕儿!”容夫人终于忍无可忍,一拍桌子,“你胡言乱语什么,给我回房去!”
  
      “我……”容榕看看容夫人,又看看太史阑,眼眶里迅速蒙上一层水汽,“可是我真的……”
  
      “容榕!”容夫人怒喝,“你四哥瞎胡闹,你也跟着瞎胡闹吗!”
  
      这声一出,桌上又静了静。
  
      得不到老爷支援的容夫人,终于还是发难了。
  
      容楚似笑非笑转着酒杯,瞧着他娘——他娘年轻时性子就天真活泼,嫁过来后因为年轻,很受他父亲爱宠,虽天性良善,又秉持着国公夫人的身份,慢慢学着尽量高贵着,但其实很有几分性子。
  
      不过不管什么性子,遇上太史阑的性子,那都不叫性子。
  
      “母亲。”他淡淡道,“儿子从小到大,从未真正瞎胡闹过。”
  
      “阿楚。”容夫人看也不看太史阑,只面对着容楚,“我知道你为今天的事生气,生气到存心要看爹娘的笑话,你不觉得你不孝?”
  
      容楚立即推开椅子,深深躬身,以示待罪,却不发一言。
  
      容夫人瞧着爱子,气得胸口起伏——他这是在默认!认了还不说话不让步,摆明了责他爹娘!
  
      容弥咳嗽一声,瞪她一眼。
  
      容夫人当然明白他这一眼的意思——这话重了,哪怕是事实也不能说,否则就是把柄。
  
      她当然万万舍不得真将一个“不孝”罪名扣在容楚头上,容家政敌不少,这要传出去,给御史参上一本,本朝以孝治天下,容楚难免要吃苦头。
  
      她也只好再忍,咬牙半晌才道:“你这个样子做什么?娘不过随意一句,你就大礼如仪,这样一家子要怎么说话?”
  
      容楚躬身,立即又坐了回去,还是不发一言。
  
      容夫人只觉得心火上涌,两眼发黑,扯住容弥衣袖拼命揉。
  
      “儿子不敢责怪父亲母亲。”容楚淡淡地道,“但事关儿子一生,还是应该等儿子回来再做决定的好。”
  
      “胡说!”容弥眼睛一瞪,“儿女婚姻,向来尊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时候轮到你自己决定?”
  
      “既然你回来了,也便和你说明。”容夫人立即接口,“母亲瞧着慕将军家的大小姐很好,你也认识的。母亲有意为你聘她。”
  
      “聘她做妾么?”容楚笑,“那不太好吧?慕将军家族何等身份,他家大小姐怎么肯做妾?”
  
      “容楚!”容弥怒声道,“你胡说什么?”
  
      容楚一笑,问太史阑,“你愿意接纳慕丹佩做妾?”
  
      “你该先问问她。”太史阑道,“她肯?”
  
      “我想是不肯的。”容楚思索。
  
      “那就算了。”太史阑点头。
  
      两人一搭一唱,好像没看见上头两个的脸色。
  
      “阿楚。”容夫人吸一口气,冷冷道,“别在这胡搅蛮缠了。别的事母亲自可以由你,但这事你还是听听我们意见比较好。”
  
      “儿子不懂什么叫胡搅蛮缠。”容楚抱着茶杯靠在椅上,脸色微有疲倦,“儿子只知道,面对板上钉钉的事实,却还要闭目塞听拒绝接受,那或者可称为胡搅蛮缠。”
  
      “你……”容夫人怒道,“这是你对母亲说话的态度?”
  
      容楚又要赶紧推椅站起躬身,容夫人一瞧他那姿态就头痛,只好挥手道:“免了!但母亲也不明白你那句板上钉钉从何来?有请官媒吗?有三媒六聘么?有诰命旨意么?”
  
      “很快都会有。”容楚微笑。
  
      “我拒绝,你就不会有!”
  
      “我愿意,没有也算有!”忽然太史阑开口。
  
      席上人们的目光唰一下射过去。
  
      太史阑随手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淡淡道:“什么官媒?什么三媒六聘?什么盛大婚礼圣旨诰命?关我什么事?只要我愿意,我承认,那就存在。”
  
      “然也。”容楚合掌。
  
      “太史姑娘。”容夫人终于转向她,“你今日在我府里也闹够了,该扫的颜面都被你扫了,如今我有几句话问你。”
  
      “请讲。”
  
      “看你性子,冷淡骄傲,孤僻霸道,你会喜欢并胜任复杂的人际关系,繁琐的人情来往?”
  
      “不能。”
  
      “你会愿意守在深闺,轻易不外出,主要事务就是和京城各家府邸的夫人们联谊?”
  
      “不愿意。”
  
      “你能每日等候老爷,侍候老爷,为他时时备汤水,亲手制寒衣?”
  
      “不能。”
  
      “你能委曲求全,伺候公婆,主持家务,相夫教子?”
  
      “不能。”
  
      “你能愿意从现在开始放下刀剑,退出朝廷,开始从头学习诗歌舞乐,琴棋书画,女工针线,以期做一个合格的国公夫人?”
  
      “不能。”
  
      室内一阵沉默。
  
      容夫人嘴角含一抹微带萧索又得意的笑容,转向容楚。
  
      容楚眼睛都没眨一下。
  
      容夫人又转向太史阑,这回她语气和缓了些。
  
      “你看,都不能。”她道,“我对你提出的,只是普通官宦家庭媳妇必须做到的简单小事,都没涉及国公府这样的豪门的更多要求。这样你都不能,你就该理解,我为什么反对你。”
  
      太史阑默默喝酒,不说话。
  
      “太史姑娘,不要以为我真的厌恶你。”容夫人淡淡道,“从女子的角度,我是很佩服并羡慕你的。你做了多少女人一辈子也做不到的事,你活得很精彩,很出众,很给我们女子争脸。”
  
      太史阑没有表情,座上几个女子倒有赞同之色。
  
      “但是作为母亲,为了儿子的终身幸福,我不能只凭个人好恶,我不能不考虑更多。”容夫人道,“你可以上马作战,你可以纵横朝堂,你可以做很多女人做不到的事,但你同样也做不到很多女人轻易能做到的事,而那些事,才是一个归于家室的女子的本分。没有一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得一个贤惠能干识大体,能为他主持好内务,安排好家事,让他无后顾之忧的妻子。如果你做得到,国公府愿意倾心以待,如果你做不到——抱歉,无论你拥有多大权势,官职如何高升,国公府永远不欢迎你。”
  
      容弥一直在闷闷喝酒,容夫人说的那些,他听着,忽然觉得有点心疼。
  
      他的小妻子娶过来时才十八岁,之后便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他一直以为她很适应并甘之如饴,到今日才知道她也会羡慕太史阑这样的人生,知道她内心里也有过想飞的。
  
      容弥的情绪低沉下来,原本对容夫人的某些观念不太赞同,此刻也没心情去说了。
  
      太史阑将酒杯轻轻放下,阻止了对面想说话的容楚。
  
      “我也有几句话,想问问夫人。”她道。
  
      “你说。”
  
      “婚姻的真义是什么?”
  
      容夫人一怔,半晌答不出来。
  
      “是相夫教子,是谨守礼教,是吃饭立规矩,是永远落后老爷一步?”
  
      容夫人想了想,道:“这是一个妻子该做到的事。”
  
      “对,是该做到的事,但这些事,给你带来愉快了吗?”
  
      容夫人不说话。
  
      “给你家老爷带来愉快了吗?”
  
      容弥怔了怔。
  
      “你家老爷是因为你做了这些事而更爱你吗?”
  
      容弥脸皮子微微发红,似乎对这个“爱”字有点不适应,呐呐地道:“和小辈说这些做什么……”却在容夫人急欲追索答案的目光中投降,红着老脸道:“自然不是。老夫当初娶夫人,只是因为她那个人。”
  
      还有句话他没说——后来戎马倥偬,留她在家侍奉公婆,她做的很多事他都不知道,如今知道了,还觉得委屈了她。
  
      两老都露出了思索的神情,太史阑却并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第二个问题,请问夫人。”她道,“你认为两个原本陌生的人走在一起,并能维系一生的亲密关系,最需要的是什么?”
  
      容夫人想了一会,答:“两情相悦。”
  
      这么说的时候,她的脸也微微一红,而容弥的嘴已经咧到耳后去了。
  
      “第三个问题。”太史阑又喝一杯酒,道,“你认为人对于他人最好的态度是什么?是尊重他的想法,爱他所爱;还是以自己的看法强加于他,只凭自己的认为的好恶来替他选择?”
  
      容夫人沉默了一下,道:“有时候,老人的经验才是对的。”
  
      “夫人这话自相矛盾。”太史阑将酒杯一搁,“听闻夫人当初出身良好,青春美貌。据说还有进宫的机会。但夫人却在一次和老国公的偶遇中,倾心于老国公,不顾家人反对,以韶龄入容家为继室。老国公足足比夫人大了二十岁。”
  
      容夫人脸又一红,无话可答。
  
      “夫人当初冲破家庭阻力,和老国公结成连理,这许多年过得也很幸福,所以老人的经验,当真是未必对的。”太史阑道,“我也不明白,当初那么有勇气的夫人,经过了这么多年,怎么反而失了当初的灵性和自然,开始和你所厌恶的当年的你那些长辈一样,也干起了横加干涉儿女幸福的事儿。这当真是多年的豪门贵妇人生活,让您失了本心吗?”
  
      “我依旧是和你不同的。”容夫人反驳,“无论如何,我还是大家出身,大家族媳妇该做的事,一个妻子该做的事,我本身就能胜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