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凤倾天阑 > 第二十六章 俯视众生

第二十六章 俯视众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凤倾天阑》最新章节...
  
      隐约身周有了呼吸声,微微急促。
  
      之前这人一直将呼吸控制得很好,明明就在房中,苏亚和花寻欢都没发现,但此刻他的呼吸竟然微乱,显见得内心激动。
  
      太史阑还是一动不动。
  
      那手指终于轻轻落在她的脸颊上,先是触了触,随即抚摸过她的鼻翼两侧,太史阑记得,那里她微微生了点不明显的蝴蝶斑。
  
      那人手势极轻,令人感觉充满怜惜。随即太史阑便感觉到他的气息接近,似乎正在逐渐靠近,她甚至感觉到他的呼吸拂在她的眉端。
  
      太史阑霍然睁眼,伸手一捞。
  
      身前一条人影一闪,立即后退,速度快到她都没看清脸,只看见一抹淡绿色的修长影子,手也没抓到实体,隐约碰到对方的手腕,却感觉到指下有点凸凹不平。
  
      她抬头,翻身要起,却因为动作过剧,又引发了一轮恶心,忍不住低头捂住了嘴。那人脚步似要一停,最终却还是退了出去,转过前面一方书架,隐约咔嗒一声,人不见了。
  
      只留下似有若无一声叹息。
  
      太史阑平复过来,想着那声叹息,总觉得带了几分惆怅意味,对方不会误会了什么吧?
  
      她抬头看着对面,多宝格的书架静静立着,书架旁的帷幕穗子还在悠悠荡着,似乎在提醒刚才有人经过。
  
      门帘一响,苏亚和花寻欢听见动静奔了进来。连声问:“怎么了?”
  
      “没什么。”太史阑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动荡的丝穗,淡淡答。
  
      “你脸色这么差,今晚要么别去了。”花寻欢担心地道,“可是留你在这我们也不放心,唉,你就不该亲自来的。”
  
      “不亲自来,到时候怎么给静海城一个下马威?”太史阑又睡了下去。
  
      她没有走近书架查个究竟。
  
      既然他不想现在见她,她也当不知道吧,也许他有什么难处。再说此刻就算找到密道追进去,必然也没人了。
  
      天快黑的时候有人敲门,苏亚出门去发现台阶上放着三人的饭菜。菜色精致而清淡,好几种都是南齐内陆风味,而且离奇地居然没有海鲜,这让最近进入静海行省区域后顿顿鱼虾早已吃得苦不堪言的苏亚两人大喜过望,好一顿风卷残云。
  
      太史阑没胃口,随便挑了几筷子,喝了点汤,苏亚放下筷子,有点忧心的瞧着她苍白的脸道:“大人你这样怎么行?现在又是艰难时期,后头还有好多麻烦等你处理,无论如何也该逼自己吃点……”
  
      太史阑又感觉到那束目光投在了自己背上,充满关切,她摆了摆手,努力克制自己回头的,放下筷子,看看天色,道:“差不多了。”
  
      苏亚将碗筷送出去,回头时拿了一个盒子,道:“搁在台阶上的。”
  
      打开盒子,里头是一瓶油状液体,嗅了嗅有腥味,瓶子上栓着个牌子,上面用细笔写着,“鲛油,味同此地人接近。”
  
      太史阑这才明白,自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在静海城居住的人,身上必然都带着一股海腥气,这种体味她们三人必然是没有的。平常人倒也不会注意,但是混到海鲨府邸里,警卫防卫必然森严,这体味就可能出问题。
  
      她把盒子递给花寻欢和苏亚,三人各自洒了点鲛油,三个不懂化妆的女人,也不知道液体涂抹在哪个部位最能散发气味,味道最持久,就全身遍洒,倒把太史阑弄得又是一阵阵恶心。
  
      “这人是谁,我真的好奇。”花寻欢道,“如此细心,看样子是真心帮我们的。可我们这里哪有朋友?”
  
      太史阑想,要说纯粹的朋友是没有的,邰世涛不在城中,但是亦敌亦友的人,还是有的。
  
      她抿了抿唇,心中滋味复杂。
  
      三人又等了一会儿,直到夜深才出门去,这个院子自始至终就没有来过人,从院子往海鲨府邸那道隔墙去的时候,一路上也没有护卫,很明显已经被清场。
  
      三人轻轻松松就翻过院墙,之前太史阑先吃了一粒寻名医配制的安胎药丸。
  
      落地后三人四面打量,海鲨府的院子比刚才那个还大,而且充满了粗犷和无拘的气息,院子里几乎没有隔断,屋舍都很宽很长,花木很少,用各种海中怪石随意堆放成隔墙,这些人大概看惯了水,在院子正中也挖了一个巨大的水池,水蓝汪汪的,泛着股浓重的腥气,太史阑顿时又觉得一阵翻江倒海,怀疑对方是不是干脆引了海水。
  
      这院子有好处有坏处,坏处是花树太少无处攀高隐藏,好处是石头很多还是可以躲。三人刚落地,就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急忙闪身躲在石头后。
  
      说话声音却没有接近,只在不远处响着,似乎是几个人在聊天。
  
      “老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已经走了一个月了。”
  
      “黄湾离得远,没这么快。”
  
      “可是二爷管家,你瞧这后院乱的,咱们后门值夜都第二夜了,都没人管!我可累死了!”
  
      “你懂什么?这哪是没人管乱的?这是有人故意要乱好吧?”
  
      沉默了一阵,一个婆子冷哼一声,“老爷不在,这窝里的母鸡们都翘着呢!也不知道将来生下谁的蛋!”
  
      “少说两句!二爷不比老爷,这话传他耳朵里,你仔细被扒皮!”
  
      几个婆子哼哼着,打个呵欠,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传来此起彼伏的鼾声。
  
      太史阑三人走了出去,对面是间小房,之后就是一座照壁,照壁后是月洞门。这是守后院的婆子在八卦。
  
      豪宅里的门房向来是信息集中地,遍地捡八卦。
  
      花寻欢喜道:“正好三个人,咱们一人一个,得来全不费功夫!”
  
      太史阑却似在思索,过了一会才道:“换装吧。”
  
      三人把婆子打昏,换上衣服,苏亚打开随身携带的易容简易工具,对着三人的脸匆匆化妆,她跟着火虎学这门手艺也有很久了,虽然还没完全出师,不过应付一般的易容绰绰有余。
  
      这种低等杂役婆子,一般都低头来去,很少有人注意她们的脸。唯一有点不妥的就是这种婆子多半府中也有丈夫家人,如果撞上这些人就会被认出来。好在婆子这么低等,家人也很难有什么出息,在外宅或庄子的可能性更大些。
  
      “你们就睡个痛快吧!”花寻欢将她们捆了,扔在床底下。
  
      三人换了装,也躺在床上睡觉,天亮时有人来换班,吩咐三人去睡一个上午,下午回来侍应,三人低头应了自出门去。
  
      算算时辰,这个时候总督仪仗应该已经到了城门口,海鲨府中却还没有任何动静,看样子果然如她所料,这群人是打定主意不理会新总督,说不定还在等着昨夜夜袭的人的回报。
  
      太史阑唇角一抹冷笑——昨夜夜袭的人,永远也无法给他们回报了。
  
      三人混进大厨房拿了一个食盒,一路遮遮掩掩到了前堂,路上倒也没什么人盘问,也不知道是海鲨治家本就风格粗疏,还是这些人顺风顺水惯了,根本想不到有人竟然敢混进来。
  
      太史阑注意到来去的人都步伐有力,眼神凶光四射,裸露的臂上腿上,时常纹着狰狞的海蛇或青色的船锚。
  
      这时前院里一大群男人涌了进来,大多衣着光鲜,但穿衣风格粗犷,老远就有人嚷嚷着:“二大爷呢?昨晚的事情怎样?”
  
      一群小厮迎了上去,将这些人引向前厅,这些人也熟门熟路的样子。太史阑猜着想必便是这城中其余势力的头领们,城中势力林立,以海鲨团最庞大,其余势力多半依附着海鲨团,被逼或者自愿着共同进退。
  
      看样子这些人并没有完全对她的到来无动于衷,这一大早果然来了海鲨府议事,而且听他们口气,昨晚真的去夜袭了,还好像都有份参与。
  
      不过她注意到,问出这句话的人,立即被身边人拉拉衣角,悄悄指了指人群中一个蓝袍男子,那个问话的大大咧咧的男子似乎醒悟到什么,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太史阑目光很自然地落到这男子身上,这人看起来和众人有点格格不入,脸色也没其余人风吹日晒得粗糙发黑,衣裳也更讲究些,独自一人走在一边,脸上有种既骄傲又落落寡欢的神情。
  
      看刚才那几人的神态,很明显昨晚的事情不是所有人参与的,最起码这个蓝衣人没参加,所以众人要瞒着他。
  
      势力群体是很忌讳存在不同路的人的,出现这种情况还没有将人撵走,说明这人势力也不小,众人,包括海鲨,都对他存在顾忌。
  
      太史阑将这人暗暗记在心里。
  
      这群人旁若无人嬉笑向前走,一个男人忽然跳上石堆,撬开一只生牡蛎,一口便喝了个干净。
  
      太史阑顿觉恶心,差点又吐了出来。
  
      她一想呕,身子忍不住一弯,本来她们几个避在一边不显眼,这一弯顿时引起了别人注意,当即就有人看了过来,道:“喂,那婆子你……”
  
      忽然一人笑道:“兄弟们来得早啊。”
  
      众人回头,便看见一个锦衣男子,立在众人身后,不知道来了多久,日光从对面射过来,将他脸上的半截狰狞的白铜面具射成一片虚无的白,那片白之下却有一抹线条优美的唇,和线条更为优美的下颌。
  
      此刻那唇一抹淡笑的弧度,对着众人。
  
      众人都一惊,随即笑道:“铜面龙王来了!正好,二爷正说要去请您。”
  
      太史阑皱起眉。
  
      她在资料中看到过铜面龙王,静海行省新近崛起的海上势力,来路不明,却势力雄厚,乍一出现就以犁庭扫穴之势,收服了静海十七岛的海盗,占据了静海海面的小半壁江山。而且作风强硬,在海鲨不满他的凶暴出手干涉之后,还和海鲨硬碰硬来了一场,双方平分秋色,最后也不知怎的,一来二去拜了把子化敌为友,现在隐然也是静海城的大势力,可以排上第三。
  
      第二是原先静海的百年老族端木家,原是本地土著的酋长,家族中曾出了三任总督,五任城主,至今仍然拥有相当高的人望。只是海鲨等人三十年前横空出世,和海盗和海外势力相勾结,渐渐挤兑得百年世家势力衰微,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就凭他家的人望,海鲨就不敢轻举妄动。本地民风彪悍,大小势力林立,端木家不能再占据上层建筑之后,便转而合纵连横小势力,另组成了一个秘密的“海盟”,多少也形成了对海鲨这边的制约。
  
      那铜面龙王一出现,便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刚才注意到太史阑的人也忘记了自己要说的话,丢开这事去讨好龙王。太史阑三人暗暗嘘一口气。
  
      这口气还没嘘完,忽然一个男子跑过来,一把抓住花寻欢的衣袖,道:“老婆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是不是前头有什么洒扫的活计要你做?正好我这边也有事缺人,你过来帮忙吧。”说完拽着花寻欢要走。
  
      三人都一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还真遇上了婆子的丈夫,更倒霉的是在这一群人面前撞上了。
  
      花寻欢一怔之后毫不犹豫,一脚就踢在了那家伙的裆里,“老混狗子!老娘后头守了一夜,好容易半天假给睡觉,你还扯着老娘干活!”
  
      太史阑和苏亚冷汗滴滴——糟了!
  
      那家伙捂着裆惨叫一声,道:“婆子……你……你……大白天的留点面子嘛……”
  
      太史阑和苏亚目瞪口呆——这样也行?
  
      只是虽然混过了婆子丈夫这一关,但花寻欢这凶悍的一脚还是又引起了人注意,人群中有人笑道:“海鲨府里的人儿真是越来越凶悍了,一个婆子也海蜇似地辣,马上我问问二爷,怎么调教的下人?”
  
      那铜面龙王忽然对那捂着裆的婆子丈夫招招手,道:“海碰子,和你婆娘纠缠什么?过来,去帮我做件事。”
  
      日光下他的手洁白修长,手型优美,姿势优雅,姿态满满贵族气息。指上不大不小的藏蓝色海玉扳指如一双巨大的眸子幽幽一闪。
  
      那海碰子立即不管自己婆子了,乐颠颠地过去,其余人羡慕地瞧着他——谁都知道龙王出手豪阔,给下人打赏极其大方。
  
      龙王道:“我有个烟袋忘记拿了,你去门口和我的伴当说一声,让他回家给我拿过来。”说完随手抛出一颗足有拇指大的金珠。
  
      海碰子慌忙伸出双手接住,眼睛都被金光炫出了漩涡,晕了半天之后才喜滋滋地道:“是!小的这就去!”
  
      众人都有些咋舌——不过走几步路传句话,给这样厚的赏赐!这一枚金珠,足够小康之家五口生活两年!
  
      往日龙王赏赐也厚,但也从没这么大手笔,顿时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当即就有人酸溜溜地开始调侃,龙王也不生气,一边应答一边微笑伸手道:“请,请……”自然而然一边聊,一边将人群带开了。
  
      他一边走,一边有意无意回头扫了一眼,目光从太史阑身上掠过,随即回过头去。
  
      深黑的海石旁他的背影颀长挺直,迥异于那些粗壮的汉子,这让他身影显出几分孤清,便纵身在众人簇拥之中,也似游离于人群之外。
  
      人群散去,三人才舒一口气,花寻欢抹一抹一头汗,道:“奇怪,这次进城是不是撞大运,到哪都有人帮咱们,这个龙王又是什么路数,瞧这模样也在帮咱们呀,还是他就是隔壁那位?”
  
      “你还说呢。”苏亚瞪她一眼,“你刚才也太鲁莽了吧?这要人家平日里不是这样,立即就得穿帮。”
  
      “我有什么办法,给他一拉就立即露馅。”花寻欢笑嘻嘻地道,“我也是听说这边女人凶悍,昨晚听壁角就知道这婆子不是省油灯。可给我蒙着了。”
  
      “这也是能冒险的事?”苏亚皱眉,“你想不到大人安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