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凤倾天阑 > 第三十八章 最难辜负美人恩

第三十八章 最难辜负美人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丽京风云暗涌,容楚苦心筹谋,静海这边还是一团乱像。。
  
      暴风过后,苏亚已经带人在海天石下搜寻了两天,也发现了那条石下天然水道,顺着水道也走过了那个洞,然后发现一地凌乱的脚印,半截割断的缆绳,甚至还有太史阑的一副衣角。
  
      海鲨离开时故意没有收拾痕迹,有心要用这样的场景来打击总督府的人,并警告一些心思不定的旧日僚属。不得不说他的做法确实有效果,苏亚等人发现这一幕时几近震惊绝望。
  
      经过分析,众人确认这里曾经有过小船,太史阑曾经在船上呆过,然后小船不见,前两天的风暴刚刚过去,谁也不敢想象太史阑和小船到了哪里。
  
      不用猜也知道,处心积虑来报复的海鲨,不会好心地给太史阑驾船,给她备桨。这船有没有桨还是问题。
  
      一个没有桨的薄舢板,能在风暴中支持多久?
  
      更何况随即沈梅花她们便从老渔民口中听说,和风暴几乎同时,应该还有一群产卵的黑背鲨群经过这附近海域。
  
      从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遍寻无获的众人怏怏回去,一边商量着要继续派人去更远的海域寻找,一边讨论如何封锁消息,控制局势,稳住等待太史阑回来。
  
      属下们还没有因为太史阑失踪而失了方寸,这和太史阑一直以来对他们的培养有关。太史阑很早就对属下们进行军法管理,而且她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善于放权,早早让属下接触各类事务并有所决定,所以苏亚等人才会在事变发生时没有立即乱了阵脚。
  
      同时也是因为属下们对太史阑有信心——他们不相信太史阑这样的人,经历过人间飓风骇浪,会简单地死在静海的风暴中!
  
      这一晚,苏亚等人再次拖着疲惫的身子从海天石下走出来,迎面就看见黑压压的人群。
  
      铁甲无光,刀光却寒了这四月的夜。
  
      虽然没有旗帜番号,但众人还是一眼认出这种轻甲属于哪个军队。
  
      天纪军。
  
      纪连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众人对望一眼,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走!”
  
      花寻欢带人拔刀迎上,而沈梅花等人则护着苏亚,逃!
  
      不交战,立即逃!
  
      天纪军也没想到,号称悍勇的太史阑护卫,竟然不战而逃。一怔之下,已经给她们闯开缺口,冲阵而去。
  
      天纪军不敢太过惊动他人,出动的人不多,他们身负纪连城命令,一定要把那约书拿回来,当即派人去追。
  
      却有人冷冷地站在了他们的必经之路前。
  
      月光下海天生啸,两队人相隔一丈而望,一边是军甲齐整的军队,一边是一群腰背笔直的女子。
  
      二五营的女学生,除了苏亚沈梅花,其余都在这里。最前面是花寻欢,二五营唯一的女教官,太史阑左膀右臂之一。
  
      她面色平静,然眸光满是凶厉。
  
      虽然面对的是一群女子,但天纪军无人敢轻视,他们不会忘记,这些女人一样上过战场,战过五越,她们的首将,是这天下最为凶悍的女子!
  
      传闻里无比暴躁的花寻欢此刻脸色生冷,雪刀向前,直指对面军官。
  
      “敢拦我,就等死。”
  
      那军官怒极反笑,“如此便试试到底谁死?”
  
      他话音未落,花寻欢已经窜了过来,红发如火,刀光似雪,泼辣辣漫天飞霜罩顶。
  
      她空门全露,怀抱大开,竟然不惜自身性命,也要和太史阑刀劈海虎一样,给对方一个一剖成双人!
  
      那军官骇然后退,嗤啦一声轻甲一分两半,左右直直倾倒,连内甲都已破裂,露一线发白的胸膛。
  
      若不是退得快,这一下便真开了膛。
  
      花寻欢之后,其余抱刀而来的女子,竟然和她一般风格,直冲入阵,大劈大砍,气势惊人。
  
      天纪军几曾见过这样凶悍的女人?被抢了先机,连连后退,一时阵型竟然乱了。
  
      “走!”花寻欢大喊。
  
      马蹄声答答,载着苏亚等人绝尘而去,月色下灰白的马鬃一扬,人已经在巷子尽头。
  
      天纪军还乱着,等他们反应过来,苏亚等人已经去得远了。
  
      天纪军瞧着,心里发寒——这一群人临时遇敌,不用商量便自然分工,负责拦的死命拦,负责逃的拼命逃,没人推让也没人纠结,似乎根本不知道相关的便是生死。毫不拖泥带水,干脆得让人心惊。
  
      这样的护卫,素质早已超越军队,驾驭这样队伍的女子,又要如何超越?
  
      天纪军现在无比希望太史阑当真死在风暴中。否则她一旦回来,少帅必败。
  
      花寻欢打出了时间差,送走了苏亚。但毕竟人数悬殊,天纪军反应过来之后便开始对她们分割包围,原以为很快就可以拿下,谁知这一众女子,合作精妙,默契十足,出手凶悍不留余地,天纪军人难免惜命,稍有退让就会被她们砍上一刀。这群在黑夜里海风中举岛奔走,任刀上鲜血滴落眸中的女子们,似一群最为凶猛的野兽,死也要拉个垫背!
  
      刀雪、刀血……她们受伤无数,却挺立不倒,一团乱战的战场上,月光照亮遍地血迹,拖曳出紫色的暗虹。一步杀一人,层层叠叠的士兵尸体甚至堵住了狭窄的街巷,以至于双方最后只能隔着同伴的尸体,向对方狠狠拼刀。
  
      那些脸色苍白却咬着黑发,齿间迸血的女子,用自己早已应该用完的力量,捍卫着属于太史阑的尊严。她们脚下的尸首堆积人高,砍裂的刀刃上沾满鲜红,早已不知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
  
      这是静海风云史上相当惨烈也相当震撼的一幕,这一幕令静海所有人真正记住了属于太史阑的力量,这一战也是太史阑嫡系军队“苍阑女军”初建的开始。
  
      这一夜死战到最后,天纪军也开始胆寒,那将领大喊:“你们何必如此!让步退开,我们不会为难你们!我们甚至可以请求大帅,收纳你们进我军中!少帅也需要你们这样的悍勇战士!不要自寻死路!”
  
      “呸!”花寻欢一口带血的唾沫喷在尘埃,“你听过一兵入两军?我们早已有军队,我们是苍阑军!”
  
      “我们是苍阑军!”那些声音早已嘶哑的少女,顿刀于地,齐声大喝。
  
      “如果不是纪连城那厮和海鲨勾结,我们总督何至于失踪?”花寻欢冷笑举刀,“没什么说的。要么滚回你们军营去,要么死在这里。姑娘我还能再杀一百人!”
  
      那将领无奈地挥挥手。
  
      又一轮的冲杀,这回一个年轻将领冲在前面,他之前一直戴着头盔,厮杀中的花寻欢也没注意到他的长相,此刻两人目光一触,她心头一震。
  
      “看刀——”对方一声大喝,长刀斜挑,刀光如练,寒气渗骨。
  
      花寻欢举刀迎上,铿然一声大响,花寻欢的刀将那人的刀挑上半空,那人向后便倒,却在倒下时抬腿飞踢,正踢在花寻欢腿骨,将她踢得向后飞去。
  
      砰一声那将领滚倒尘埃,混在尸首里不动。
  
      此时交战激烈,谁也没注意这一幕,花寻欢被踢出了交战圈,她看了地上那一动不动的人一眼,神情微微犹豫。
  
      此刻要走还有生的希望,留下来必死无疑。
  
      这人冲上来,一方面是为了自己混入尸首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送她逃出生天。
  
      然而花寻欢只是这一犹豫,当她看见还在咬牙苦战的二五营女学生们时,一个箭步又冲了过去。
  
      尸首堆里那将领肩膀动了动,似乎想起身,最终忍住没动。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想做,只能继续忍着。
  
      然而这一忍,就是忍着等待这群女子的死亡……
  
      海风的腥气里又携了血腥起,从这夜不能安眠的民户屋檐上吹过,吹开了一地猩红的炮仗花,这一夜飞腾的血和厮杀,也似这热腾腾悍然开着的艳烈的花。
  
      “姑娘们……”终于杀不动,刀早就废了,抢来的敌人的刀也废了的花寻欢,气喘吁吁地环顾四周,“就这样罢。”
  
      没人说话,人人脸色疲倦而肃穆。
  
      花寻欢转头看看这几十人,再看看身周的几百人,最后看看地下的几百人,得意地笑笑。
  
      “太史阑回来,也得夸一声老娘凶猛!”
  
      众人都咧嘴一笑,一屁股坐倒在地,面对逼近的最后的刀剑。
  
      她们手里武器未丢,刃锋对着同伴——死也不死在敌人刀下!
  
      天纪的士兵慢慢逼近,知道她们是强弩之末,知道此刻不会再遭受任何反抗,知道今晚终于可以完成部分任务,知道可以替同袍报仇,将这群凶悍的母狮子都解决,然而眼看那些染血的脸,平静的脸,带笑的脸,得意的脸,看着那遍地同袍尸首间安坐的女子们,忽然都觉得心中颤抖,刀尖也在微微发颤。
  
      死亡近在眼前,杀人者却开始畏惧。
  
      花寻欢盯着逼近的步伐,漫不经心地一笑,咧出鲜红的牙齿,“好了……”
  
      “喂你们在干嘛!”
  
      忽然一声清脆的女声,惊破了这一刻的凝重和肃杀。
  
      花寻欢霍然抬头。
  
      此刻两边交战,其实离民房不远,但家家闭户,生怕被波及。原本每隔一刻钟就该有的夜巡士兵也踪影不见,这时候谁敢出面,又有谁能来救她?
  
      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江湖女子,忽然撞上了吧?花寻欢眼神又黯然下去。
  
      然后她果然看见一个蹦蹦跳跳的少女,背着个不小的包袱,一阵风似地窜了过来。
  
      她失望地叹口气,忽然眼角余光看见几条黑影,从那少女的身后冒出来。
  
      “小姐速退!这里危险!”当先一人伸手去拽那少女,花寻欢瞧着那人面熟,想也不想大叫一声。
  
      那人闻声转头,看见花寻欢,愣了愣,忽然一把将少女往后一推,自己带着人便掠了过来。
  
      这人反应速度当真惊人,身在半空已经拔剑,眼光一凝已经瞅准挡在花寻欢面前的领军将领,剑光灵蛇似无声一游,已经越过人群,刺入了那人背心。
  
      那将领胜利在望,已经准备收割花寻欢的头颅,忽然便看见一截带血的剑尖,从自己胸前穿出。
  
      “嗤。”又一声轻响,来袭者决然拔剑,血还没滴落,他已经一脚将对方身体高高踢起,大喊:“你们将军已经被我杀了!”
  
      天纪军士兵抬头傻住,那群掠过来的人趁机有样学样,将武器刺入他们的要害,出手如电,偷袭得正大光明。
  
      血雨纷飞,天纪士兵纷纷倒地,其余人见主将已死,斗志全失,一人当先向后退去,其余人转身便逃。
  
      那人也不追,收剑回鞘,对花寻欢一笑,“花校尉,怎么这般狼狈?”
  
      花寻欢哼了一声,却也忍不住庆幸地吁了一口长气。
  
      当真天不绝人之路,生死关头,遇上了国公府容楚的护卫之一王二,当然今年叫王三,她和太史阑暂住国公府的时候就是王二护送。
  
      “国公来了?”花寻欢想到这一点不禁大喜,一把抓住王三。
  
      王三摇摇头,指着那少女背影道:“小姐偷跑,我们受命出来保护她。”
  
      花寻欢刚才没看见少女的脸,此刻看那女孩蹦蹦跳跳的背影,可不正是容榕?
  
      容榕正在尸体堆里乱转,一边转一边惊叹,“好多死人!都是姐姐你们杀的?”
  
      她脸色发白,心头砰砰乱跳,却不肯露出怯色,自觉是武将世家出身,如果见了这些死人大惊小怪,是件很丢脸的事。也怕惊叫起来,身后这些阴魂不散的护卫说她受惊,非得把她押回丽京。
  
      不过她毕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忍着瞧了一瞧还是抵受不住,转身要走,脚下忽然踩着一个软软的东西。
  
      她本就心魂不定,顿时惊得“啊”一声尖叫,弯下腰低头一瞧,一只手被她踩得扁扁的。
  
      那手被踩得苍白,胳膊肘因此发红,顺着胳膊一路望过去……她遇见一双清澈乌黑的眼睛。
  
      两人大眼瞪小眼对望了一会,容榕终于想起来这是在什么地方。
  
      尸堆!她在尸堆里,看见一双睁大的眼睛……
  
      容榕头一抬,又要尖叫。忽然听见一声低沉的恳求,“别叫!”
  
      容榕一怔,再次低头,正遇上那少年恳切的眼神,“求你,千万别叫!”
  
      容榕怔怔看着他,觉得他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目光落在他胳膊上,那里有道伤口,正汩汩地流着血,她又看了看他乌黑清澈的眼睛。想了想,蹲下身,悄悄道:“你是在这里装死吧?你怕他们看见你是吧?嗯,别担心,我不会说的。”
  
      她用脚尖踢踢他,示意他闭上眼睛。此时王三听见她尖叫已经掠了过来,“小姐,怎么了?”
  
      “没什么。”容榕道,“被尸体绊了一跤。”
  
      邰世涛睁开眼,悄悄看了面前少女一眼,她逆光站着,身姿玲珑,瞧着年龄很小,披在身后的长发乌黑发亮,背着的手雪白,手指尖翘着,还在给他打手势。
  
      他的眼神微微有点迷茫——这孩子不知道他是敌人么?这么二话不说就护着他,还把背对着他,这要不是他,是别人,起了歹心,给她一剑怎么办?
  
      “小姐离这里远些,别受了惊。”王三道,“在那边石头上等着属下吧,属下帮花校尉她们简单包扎下伤口,咱们就赶紧一起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