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凤倾天阑 > 第四十四章 戳套套保幸福

第四十四章 戳套套保幸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容楚翻翻那台历,十三张,每张一个月,现在正翻在四月这一页。四月十五这日清晰地标注:海天盛筵。
  
      往前翻,二月十七标注:斩海鲨府。二月十四标注:收信。二月十六标注:写信。
  
      三月初八标注:查账。三月十日标注:收信。
  
      写得很简单,容楚却开始微笑。
  
      收信写信,自然都是给他或者景泰蓝的,在太史阑心中,这是和斩海虎,清官场,收军权这些惊动天下的事迹,一样重要的大事,她为此特地标注一笔。
  
      容楚忽然有点好奇这多出的一张是什么,往前翻,果然,多出去年最后一个月。
  
      在去年十二月二十八那个日子上,太史阑画了个大大的红圈。
  
      容楚一笑——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
  
      太史阑的细腻和柔情,可不是那么容易见着的,他觉得便为这个简易历书,便不枉他带伤千里迢迢跑一趟。
  
      他又往后翻,在十月底的某个日子,果然也看见了太史阑的大红色记号,标注:生日。
  
      这个生日的标注拖得很长,越过了好几日,加了粗杠,十分耀眼。
  
      容楚的笑,弥漫到眼底。
  
      这生日是他的。
  
      两人在一起聚少离多,又从来没个安生日子,所以这一年多竟然互相从没问过生日,也没办过生日宴席,太史阑对这些虚礼不在意,容楚则一向看重长远,不觉得某一日隆重操办就代表什么。
  
      然而太史阑却知道他的生日,很明显她是打听过了。去年十月,容楚还在大燕出使,她记下这个日子,可是打算今年给他庆贺?
  
      容楚无意识地翻着日历,想着他确实不知道太史阑生日,不是不想打听,而是隐约感觉到,很可能太史阑自己也不知道她的生日是哪一天。他不愿贸然询问触伤她。
  
      或者将来,便以相逢作为重生日吧。
  
      容楚翻了翻,后头没有什么特别标注了,想了想,拿起笔,在四月的记事栏写:“太史,我此刻坐在你房间里,你在哪里?听说有人陪你一起失踪,我但望他救了你,又不愿意他陪你一起。
  
      嗯,你此刻想必要骂一句:小心眼!
  
      男人的心眼或可过千军万马,或不能穿针头之尖,单看他是否在意而已。”
  
      地方写不下,他附了张纸。
  
      五月的记事栏里他写:回来没有?我不知道来不来得及等到你,珍重身体,海产类食物性寒,少食。
  
      六月记事栏他写:官场安定否?黄万两可信。
  
      七月记事栏他写:胖否?瘦否?你离开时约莫有百十斤,若少了我寻你算账。
  
      八月记事栏他写:若海鲨心不死,可从其女入手。
  
      九月记事栏他写:纪某桀骜却无成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杀之不如留之,此事我自有计较。
  
      十月他写:黄某生财之术不伤民生,宜推广,你也该自己赚点银子,回来给我买礼物。若得不到你亲手面交的礼物,我定然是不高兴的。
  
      十一月他写:真的得不到的话,这历书做我新年礼物可否?
  
      十二月他写:又一年,又一年。太史,我想你。
  
      ……
  
      写完了,他又回头,在去年那一页上写:太史,我永不能忘记那一夜的你。
  
      写完怔怔半晌,觉得一年只有十二个月真是太短了,明年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在这样的历书上,给她月月唠叨?
  
      或者他自己也可以做一个,但他还是想要她送的。
  
      翻回第一页的时候,他忽然觉得那木板似有不同,摸了摸是可以打开的,他从中间抽出一张薄薄的纸来。
  
      低头一看,笑意便落在眼底,果然是写给他的信,还没完工的一封。
  
      他就知道她会把给他的文字,藏在最隐蔽的地方。
  
      “容楚,今天我请客,不过是鸿门宴。我相信,吃了我的一定都得给我吐出来。等我把这事了结,组建了援海大营,收服了那群地头蛇,赶走东堂人,或许我就会有……”
  
      信到此处戛然而止,徒留他对信揣测。
  
      就会有什么?
  
      会有信?会有礼?会有好消息?
  
      他心痒痒如猫爪,恨不得现在就把她从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揪出来,把笔塞在她手里,写完它。
  
      把信反反复复在手中翻弄,信纸险些被他揉皱,最终他也只好叹口气,在后头提笔写:这信你一回来可得立即给我补完,我等着。另:希望是会有好消息。再另:前面不要加这许多条件可好?
  
      他默默收好信,又将公文都给她批完,端端正正放好。完了仔细瞧了瞧那笔杆,觉得这笔自己用着合适,她用了只怕嫌粗,可不要把手指磨出了茧,当即便命周八出去买笔回来换了。
  
      周八毫不奇怪地去了——自从容楚遇上太史阑,便常有各种奇怪命令出来,他早习惯那节奏。
  
      容楚在桌子边玩够了,又去翻柜子,柜子里有个皮箱,他瞧着眼熟,似乎当初太史阑从天而降时,便带着这个箱子。
  
      不过他没打算开箱,自来贵族的教养,让他不会去翻动别人的私物。
  
      他只是拎起箱子,轻轻晃了晃,听听声音,想知道上回那个香喷喷的小铁盒,还剩下几个?
  
      这东西是个害人东西,找机会得一起扔了。
  
      容楚的目光危险地落在箱子上,他有一万个办法将这箱子里,所有他觉得影响性福的东西毁尸灭迹,然而脑子里转过一万零一次后,他还是决定放弃。
  
      顺其自然吧,该有的总会有。
  
      柜子里还有几件奇怪的东西,短短的,华丽的,绣花的,两个圆圆的东西带着个带子的,容楚望着那东西半天,终于猜到了这是个什么东西。
  
      猜到这是什么东西时,他的眼睛也瞪大了——太史阑会用这种东西?这种风格,怎么瞧都不是她的吧?
  
      他的眼睛忽然危险地眯了起来,他记得太史阑好像提过这种东西,在二五营的时候……嗯,她好像还说要送他一个?
  
      这女人,果然从来对他不怀好意。
  
      不过……这东西看样子是她最近穿着的?她好端端地为什么会改变穿衣风格?
  
      容楚可是记得那晚看见的太史阑的亵衣很朴素来着。
  
      他猜得不错,太史阑确实不喜欢用这种华丽派的胸罩,但她怀孕之后胸变大,原来特制的布胸罩不好用了,刚到静海又忙碌没来得及安排人去做,便临时找出大波的华丽胸罩暂用一下而已。胸罩挂在柜子里也没人瞧见,谁知道某人竟然跑来,还毫不客气翻她柜子?
  
      容楚取了一个胸罩下来,用手掌仔细比了比,“咦”了一声道:“不对呀,怎么变大了……”
  
      曾经和太史阑有过肌肤之亲,并且亲手“掌握”过某处尺寸的国公爷,很准确地发现了问题的不对劲。
  
      不过他转念想着,也许太史阑穿不惯这里松松垮垮的亵衣,一时又没得换,便临时用了这种。
  
      他托着腮,盯着那金红色绣牡丹的华丽玩意,想象了一下太史阑送他这玩意时的猥琐神情……然后他小眼神也阴阴的。
  
      因为不满,他关柜子时便用力了些,啪一声,箱子忽然震开了一条缝,几个小铁盒滚了出来,容楚一眼便认出这是“口香糖”。
  
      “还有这么多?”他有点惊异地捡起来,看看那盒子,冷哼一声,干脆统统都拆了。
  
      拆完盒子,把“泡泡”套在手指上,他拔下发簪——我戳,我戳,我戳戳戳。
  
      每个“口香糖”上都多了几个小洞洞……
  
      今有针扎避孕套的屌丝女;古有簪戳口香糖之容国公。
  
      所谓求子心切,古今一同。
  
      ……
  
      把“口香糖”恢复原状的国公爷,心满意足地又转悠到了床上。
  
      太史阑的床褥都是清爽简单的纯蓝色,被子叠得方正,军旅似的。容楚躺上床,抱过她被子滚了滚,觉得果然她的床最舒服。
  
      其实太史阑不喜软垫,床硬梆梆的,远不如国公府容楚那个懒骨头的床软和。可贱贱的某人就是觉得这床好,板实!
  
      在床上滚了滚,闻着比国公府枕头更浓郁的伊人气息,容楚心情变好,把脸埋在太史阑的枕头上,太史阑的枕头倒是特制的,她用不惯瓷枕,是方方正正一个大枕头,容楚把脸埋了埋,笑道:“你若也埋过脸,如今便算我亲过你了。”
  
      他忽然把手伸到枕头下,很快抽出几封信来,细细一瞧,果然是自己给太史阑的几封信,还有景泰蓝给太史阑的信。这些信纸都保存得很好,但能看出已经阅读很多次,边角发毛,折痕也很清晰。
  
      他微微笑起来——她的珍重,自有她的表达方式。
  
      天渐渐黑了,苏亚已经到房门前来看了几回,有心将国公从总督闺房里请出去,但眼看某人死赖着也没办法,总不能把自己的救命恩人给拖出去,再说人家也是实质上的半个主人了。只好命人加紧看守,又将这整个院子给封了,自己亲自在院外守着。
  
      容楚向来是个厚脸皮,毫不客气占了太史阑的床,享受高级服务。并且下达命令,要求当晚所有人除做好守卫外,其余都当聋子傻子,不用太过精明。
  
      当晚,总督府上空嗖嗖地飞过些影子,鬼鬼祟祟闪来闪去,总督府上下按照容楚吩咐,只当没看见。第二天果然流言就传了出来,说当晚总督的院子确实有灯火,还说苏亚姑娘守在院子外,谁都只当苏亚姑娘对总督大人忠心耿耿,而且对其余任何权贵都不假辞色,她既然肯亲自守着,那看样子总督是真的回来了。
  
      于是,关于前一天总督玩的闷招到底是怎么回事,众人纷纷猜测观望总督大人到底打算对三大将做什么的时候,第二天一大早,折威元帅黄万两便带齐军士,浩浩荡荡出门,直奔乌凯和莫林的府邸。
  
      之后静海的大小势力,就在提督府的门口,听见里头似乎有喧嚣之声,隐约还有对峙呼喝声,没多久大门砰一下被踹开,平日里笑眯眯的黄元帅脸色铁青的走出来,大骂:“好你个老乌!你敢说这事你是干净的?事到临头竟然伙同老莫把责任都推到我这里!笑话!我折威军什么时候可以命令你水师上府了?”
  
      后头乌凯一脸无奈地跟着,絮絮叨叨地道:“元帅你一定得相信我,她真的一句话都没说……”
  
      “放屁!”黄万两大骂,“她一句话都不说,难道跑你院子里去晒太阳?”
  
      乌凯张了张嘴,满脸有苦说不出的郁闷,黄万两气哼哼地一拂袖,“她说要弹劾我,上书请求改制外三家军世袭制!我老黄要保不住折威,你们也别想安生!大家走着瞧!”
  
      两人一前一后骂骂咧咧出来,前头偷听的人们立即做鸟兽散,散去的人群眼底闪着诡秘兴奋和不安的光——总督果然回来了!果然一回来就开始算旧账!看样子乌提督和莫总将把责任都推到了黄万两身上?然后总督一怒之下要报复,要上书请求改革外三家军世袭制?
  
      这可是大事!
  
      这要逼急了黄万两,会闹出什么事来?本地三大军卷成一团,又会造成怎样的变动?会不会战事就此真的起了?
  
      众人眼瞧着黄万两又气冲冲地往莫林那里去了,随后如样又来了一回,两趟跑下来,众人眼看大佬们不欢而散,眨眨眼,终于悟出味道来——摊上大事儿了!
  
      三大军事头目不欢而散,城中硝烟气息浓厚。海鲨至今没有露面,而天纪少帅纪连城也莫名其妙出海了。此刻的静海城,就像一个上方悬着火苗的火药桶,充满暴烈和惶惶不安的气氛。
  
      三天后,上府将军莫林在视察平岭分营的时候,遇袭,幸亏一队巡逻兵及时经过,才救下了气喘吁吁的总将。
  
      五天后,总督及静海将军府、上府总将和水师提督府同时发布公告,宣称近海有海盗出没,以及城中近来有可疑人物出现,怀疑被东堂奸细渗入,现征得总督府同意,根据静海战时管制条例,宣布暂时闭城,暂停城内一切车马行和贩售通商行为。并由总督府根据战时军管条例,调拨折威军前往黑山海峪一线布防。
  
      据说公告一出,黄万两当即气得掀了桌子——这两个举动,看起来都是针对他的。停车马行和通商,是断了他的财路。调折威军远地布防,是将折威军驱出静海势力范围。这一撤出,将来再要回来可就难了。更何况黑山海峪那一处最是险恶,如果东堂真的打过来,十有八九会从那里登陆,现在单单把一个不善海战的折威军派往那里,那不是有意整他是什么?
  
      众人不安的同时,也有些奇怪,总督手握着当初众将立下的契约,回来第一件事就该组建援海大营,为什么这事不急,反而先拿了折威军开刀?
  
      但无论如何,很明显折威军现在是遭了刀。
  
      遭刀的不仅是折威军,还有城中大小势力。闭城禁商的政策,所有人都会因此受到损失,总督府又没有说这政策什么时候开禁,这要一直禁下去,这些地头蛇就可能断掉一直的海上商路,后患无穷。
  
      其实这么做,总督府乃至整个静海都受损失,但众人都多少有点了解太史阑,觉得以她的凶恶疯狂性子,为了报复,做这样的两败俱伤举动一点都不奇怪。
  
      总督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一开始静海城的地头蛇们还在看折威军的笑话,随即发现自己也受到了波及,总督府隐隐传出风声,说总督大人下一步,就要拿那些敢于追杀她下属的帮派开刀了。
  
      这下静海的地头蛇们慌了,他们寻思着要做些什么,此刻静海群龙无首,谁也不服气谁,想来想去,竟然都觉得,此刻被两大当地军队挤兑的折威军主帅,应该和他们同仇敌忾,会为他们做主。如果双方联合给总督府施压,应该可以令狂妄的总督有所收敛。
  
      于是他们托人和黄万两拉上了关系,给黄万两悄悄递了帖子,黄万两也放下了元帅的架子,表示愿意和他们接触。次日,静海诸势力头目连同折威军主帅黄万两,秘密会晤于“十九楼”。
  
      十九楼者,妓院也。
  
      总督回静海后,在静海城制造了黑色恐怖气氛,一到晚上就人影来去,刀光隐隐,整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些人的秘密会晤因此便倍加小心,不仅选了妓院,还选了一个三等的妓院,里面都是一些歪瓜裂枣,贩夫走卒才会光顾的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